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9
    第五十四章

     元宵夜,大街上灯火辉煌,人山人海。有围了一大圈看杂耍的,吞剑,喷火,样样齐全。也有卖糖人的,勾着一勺子的糖浆在板上作画,你要什么就给画个什么出来,惟妙惟肖的。还有那些个路边小贩吆喝着……

     比肩接踵来形容这拥挤,也不为过。

     两人走在人潮中,随波逐流的走着,漫无目的,只是东张西望走马观灯似地瞧着。好一会儿后,两人停在小巷子的空荡处,夏蘼问她:“饿了吗?要不要去吃点东西?”她拉着白茗的手转过头看向白茗,昏暗的灯光下,映着白茗那张好看的脸,夏蘼浅浅一笑:“上次,去那家馄饨铺子,人家还问起你来了呢。”

     白茗想起她那次跟着去过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那去吧。”

     “你笑什么?”

     白茗被她问的莫名其妙,反问她:“你能笑,我为什么不可以?”

     “我笑是因为,想到那老板惦记你,你笑又是因为什么呢?”夏蘼将白茗的手拉起来,玩弄着她的纤细的手指头,白如葱节。玩着玩着,夏蘼突然拉着她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吻。激得白茗浑身一颤。

     有些害羞,轻轻地抽了抽手,张望了眼四周,小声的叫了声:“主子……”

     “叫我什么?”夏蘼笑眯眯的看着她。

     白茗看了看别处,好一会儿才说:“阿蘼。”

     “哎。”夏蘼很爽快的应下,见她脸颊有些泛红,就没再去惹她,转而拉着她的手,慢慢地走出小巷子,“那我们去吃馄饨吧。”

     白茗嗯了声,看见那些个猜谜的,围了不少人,她微微停下脚步。“主……阿蘼,你看见那盏灯了吗?”

     夏蘼顺势望过去,“哪个?”

     “两人立于竹林,互送东西的那个。”白茗指了指,“你不去试试你的文采?”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挤兑我?”夏蘼瞄了她一眼,笑着说:“你胆子也挺大的嘛。”

     白茗抿嘴笑了笑,不说话了。

     夏蘼真的过去了,挤进人群里,看了眼老板,“那盏灯怎么得?”

     “哟,说的是竹间定情吧?”老板将灯拿下了递给夏蘼瞧,“这是我们师傅做的最精致的一盏,自然是谁答对了所有的题,才能得到。”那盏灯,成六角形态,是什么材质的夏蘼看不出来,却见难得角落也挂上了铃铛,风微微带过,还有声。

     她朝白茗看了一眼,没办法谁叫她的美人喜欢呢,怎么办呢?硬着头皮也要上呗。

     “还请老板出题。”

     老板笑眯眯的看着她,“孤峦叠嶂层云散,打一个字。”

     众人也围观着,自然是不乏有才的,也跟着摇头晃脑,蹙眉的想着。夏蘼手指在空中写着,嘴角一扬:“崛。”说罢,提笔在纸上写出来。

     老板一看,点点头,“答对了,是这个字。第二题:白天一起玩,夜间一块眠。到老不分散,人夸好姻缘。打一动物的名字。”

     谁知老板刚说完,夏蘼就接下话茬说道:“鸳鸯。”不好意思,关于姻缘的,还是动物的,她就知道那么几个,鸳鸯,比翼鸟。

     众人也不禁对她拍手叫好。

     稍微落在人外一圈的白茗,看见夏蘼那认真的劲儿,觉得分外好看,灯火阑珊处,她要的那个人,就在那儿。

     十道题后,老板终于将灯放到夏蘼手中,“这位姑娘有才,灯归你了。”

     “谢老板。”夏蘼还是留了点银子给人家,虽说灯是她答对了题目所得,但是看起来这盏灯也应该算得上上品,给人点银子莫亏本了。夏蘼一向厚道,她感慨觉得自己越来越厚道了。

     当然,想neng死她的,就别指望她厚道了。

     “怎么样,我的美人,现在满意了?”夏蘼将灯交到白茗手中。好似一夜之间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并没有变的尴尬,相反两人只见到相处自然到夏蘼都觉得像是老夫老妻的感觉了。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夏蘼瞧着白茗低头看灯的模样,嘴角微微一笑,觉得她很漂亮。嗯,果然是自家的媳妇,怎么看都这么好看。好不容易抛开所有的尘事,出来玩一趟,夏蘼拉着白茗继续去馄饨铺子,走了老远,“别看了,灯又不会丢。”

     “这个,算是你给的……”定情物。白茗没把后面那几个字说出来,跟在夏蘼身边,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让她觉得很不真实,若是没有个什么东西让她感受下那种真实感,她害怕这是她的一场梦。

     天亮后,就会醒来的梦。再也没有夏蘼在身边,她们之间什么都不是。

     夏蘼走到饰品铺子跟前,拿起一枚兰花的簪子,买下插到白茗的发髻中,“嗯,怎么看都是好看。”

     白茗伸手摸了摸,看着她,“好看?”

     夏蘼点点头,拉着她继续走,边走边说:“所以,你就别老看这灯了,看看我也挺好的。”一脸自豪的模样,根本就是自恋,惹来白茗轻笑。夏蘼也跟着笑了,牵着她,好像不管在哪里,都是幸福的地方。

     她瞥见前面有个小巷子,眼眸转了转,拉着人走进去。什么?乌漆墨黑怕被打劫?呵呵哒,有白茗在,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怕啥。当然,有些事,还是乌漆墨黑的时候干比较好。

     白茗跟着她走进来,“这边……是近路吗?”刚一说完,只觉得腰间被夏蘼搂住,一个转身,将她靠在了墙边。

     夏蘼望着她,轻轻地笑了笑,“当然不是,只是……也比较方便。”夏蘼舔了舔嘴角,看着她,眼神从她的鼻梁看下来,最后看到她的双唇上。要说来小巷子是为了接吻,这种是不是太直白了?

     那还是直接来动作吧。

     就在夏蘼凑过去,差点就吻到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夏二姑娘。”夏蘼有种心很累的感觉,什么时候喊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没看见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吗?谁这么不长眼。

     白茗稍稍的推了她一把,夏蘼摸摸她的脑袋,凑到她耳边说道:“我先去看看,你等我。”

     夏蘼走出去以后,只见周炎和几个下人站在街边,他见出来的人,真的是夏蘼,扯了扯衣角,“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

     早知道你这样想,那我就不出来,掉头就走,让你觉得你是认错了人。夏蘼朝他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周炎有些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就沉默着谁也不开口,最后夏蘼看了他一眼,“若无其他事,本王先告辞。”

     “啊,王爷……”周炎喊道,立马捂着嘴,还好自己声音不大,“那个,二月十十八我生辰,不知道王爷是否有空……”他的话说着说着越小声,到最后几乎细如蚊声。等到说完才后悔,不知道王爷听清没?

     夏蘼回头看了他一眼,“不大合适。”

     周炎的脸涨的绯红,一个没嫁人,一个没娶亲的王爷,他就这么邀请人家上门,确实不合适,他

     羞愧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谁知夏蘼没理会他那么多,转身就走进那巷子里了。周炎抬眼,看见似乎巷子里还有一个人。

     昏暗的巷子中,看不清那个人的模样,却见夏蘼凑上去,伸手似乎是牵住了那人的手,周炎脑子嗡的一声像是炸开了一样,浑身冰冷,僵在原地不知所措,只剩下一个念头:王爷,已经有了心上人。

     夏蘼回来牵着白茗的手,准备往巷子另一头传过去,“走吧。”

     “你的桃花债?”白茗小心翼翼地问道。

     夏蘼笑了笑,“大概是吧,人家邀请我二月十八去参加他生日。”

     “那你,同意了吗?”

     “你是不是傻?”夏蘼转头看向,突然觉得这话像极了当年两人时不时闹上一出时候的语气,她老是这么说白茗的。夏蘼笑了笑,搂住白茗的肩头,往那边走过去,突然庆幸,现在她和白茗差不多高。

     “家里有个漂亮的美人了,干嘛还去看别人呢。”夏蘼说罢,干咳两声,看了看前后,反正都没人,“要不,我们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事情吧。”

     白茗低着头,暗想还好现在看不清脸,不然不知道红成什么样了。“不是说好去吃馄饨的嘛。”

     “那吃馄饨前来些点心也可以嘛。”夏蘼无赖起来真是没谁了。

     等到出了巷子之后,白茗拉了拉衣襟,咬着下唇,心跳快的要飞出来似地,转头悄悄地看了眼旁边的人,结果发现夏蘼却是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就差把她那把写着风流倜傥的扇子拿出来招摇了。

     “去吃馄饨吧。”夏蘼跟她说道。

     白茗嗯了声,跟在她身后,十指紧扣,肌肤相亲,她确定眼前的人是和自己在一起的。想到这里,白茗嘴角扬起,心里甜甜的。

     玩了一晚上,悄悄地回去时,已经是午夜过半,宫里静悄悄的一片,夏蘼同白茗两人走在暗处,好不容易再做贼似地回到西格殿,踏进宫门的那一刻,才算是心放下来。

     夏蘼伸了个懒腰,抓住要分开走的白茗,刚想说一起的时候,突然阿星来了,之前夏蘼见过她一次,是女帝身边的暗卫:日月星辰,排在阿辰之前的人。夏蘼下意识的挡在白茗身前,冷眼看着来人。

     阿星罔若未见,直接参见夏蘼:“皇上,命属下在此恭候,待王爷回来,请王爷去养心殿一趟。”

     夏蘼微微皱眉,“现在?”

     阿星点点头,“皇上口谕,无论多晚,都请王爷过去。”

     夏蘼转头看了眼白茗,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先回屋去,对于半夜还在这里候着抓人的便宜娘,夏蘼心生出不安来,却还是对着白茗一笑。

     很快,跟着阿星出去了。

     白茗低头望着空了的手心,握了握,好像什么也抓不住,什么也留不住的苍白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