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5
    第五十章

     除夕夜,按照往年惯例女帝都会设宴,今年也是如此。天都微凉,夏蘼的马车就已经快到宫门口了,往年是老大先进去,如今她还在去边境的路上呢,所以夏蘼马车第一,后面还有些别的质女们也一起来了。

     马车只能到宫门口,车夫打帘子掀起,扶着夏蘼出来。

     蒙蒙亮的天,飘起了雪花,夏蘼不由得站在原地愣了会儿,仰望着天空静静地出了会儿神,守宫门的瞧见了也不敢催促,谁叫人家一生下来就是天家之人,哪是她们这些个挨风受冻人能比的?

     再说,站雪地里冷的又不是她们。后面,还跟着冻一群人呢,该。

     不一会儿后,夏蘼收敛了思绪,正要进去,眼角的余光看见身后跟着的就是莫雅的马车,刚好白茗从马车上下来,她再转身去扶了莫雅。

     离得有些远,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可是隐约间看见莫雅似乎在笑。夏蘼敛了敛情绪,转身进了宫门。

     白茗跟随在莫雅身后,猝不及防的看见前面先一步进了宫门的人影,墨色的披风扬起显出红色的内衬来,那是夏蘼最喜欢的披风。

     “白茗,我们也进去吧。”莫雅说道。

     白茗嗯了声,垂下头,默默地跟在她身边。忽然觉得,好讽刺,去年的冬天,她还跟在夏蘼身边,以为一辈子都会这样,谁知道聚散不过一瞬间的事,而如今她跟在别的主子身后,再去见她……

     幽幽地在心里叹口气,白茗摇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出去,深呼吸一口气,她只是个侍卫,仅此而已。

     莫雅同别的质女们来到保和殿外,已有几位大臣等在那儿了,彼此之间也不过是个点头之交,随即各自站好。莫雅没有上朝的资格,她在这里充其量就是养在女帝跟前的人质,自是不如大臣们重要。

     一切朝事都跟她没关系,谁都看得出大家都在回避质女们,有些话,却还是隐约顺着风声能听见些,比如……

     “那不是怡亲王身边的人吗,怎么在那边?”

     “你还不知道吗,说是那人心野了,被王爷送出去了,早传遍的事情了。”

     “不会是攀上别国人了吧?”

     说话间的几个人,互相抛了个眼神,意味深长的看了白茗几眼,没把话说下去,谁都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莫雅自然也听见了,她担忧的看向白茗,低声地说:“别听她们胡说,我知道你的心,自始至终都在王爷那儿,不会是传言的那样。”

     白茗嗯了声,并不将这些话放在心上,她只担心别人现在会这般说她,会不会见到主子,又转过嘴脸说主子坏话?

     过了会儿,时辰到,众人都进殿了。擦擦手,跺跺脚,好歹是有个遮风避雪的地方了,而不是站在风口浪尖上挨冻。

     养心殿请安的夏蘼,跟着女帝一起到保和殿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她默默地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

     “王爷,当真得陛下看重。”

     “本王不过是尽儿女之孝罢了。”夏蘼连看都不看一眼,说道。仿佛,那高高在上的女帝,在她眼里也不过是个寻常的母亲而已。旁人自是不好在说什么,连挖的坑还没开始铲土,就被夏蘼跺跺脚给埋回去了。

     她平视着眼前,瞧着对面莫雅那桌,白茗站在她身后,像极了当年守在她身边的模样。夏蘼端起一杯酒抿了口,却是口中溢出一抹苦味来。可是,看着看着夏蘼觉得不对劲了,先不说那几个朝臣们,她们的随从看起来比一般人健壮,身上有一种冷意,那眼神多半是杀过人的。

     她借故喝酒的时候,微微仰头将众人都扫了一眼,呵,好家伙许久不见的外挂上线了,在其中一个人头上看见杀心值了,真是久违。夏蘼放下杯子,夹了一筷子的菜,盘算着到时候如何应对。

     突然听见酒杯破碎的声音,小宫女踩着自己的裙摆将酒洒了,连忙跪地求饶,不断的朝女帝磕头。

     女帝蹙眉,除夕夜出现了意外,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刚想说话,却听见惊呼声,“何事如此惊慌?”女帝不悦的扫视了那边上一惊一乍的宫女,只见她捂着嘴指着地上打翻的酒,这下子众人才回过神来。

     ——地上的酒滋滋的冒着气泡,有毒!

     不知道谁喊着护驾,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禁军从殿外涌进来,胆小的已经开始躲了。混乱不堪中,夏蘼瞧见那个有杀心值的侍从一下子朝女帝扑了过去。

     那一瞬间,夏蘼想也没想,从她这里刚好离女帝是最近的,纵身起来她先挡在了女帝跟前,被那侍从的匕首划伤了胳膊。却见她手一颤,像是被什么打中,那抹熟悉的白影一跃而来,将人踹了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暗藏的人都冲出来了,在禁军上来之前,先冲向了女帝。就轻舞几个宫女护送着女帝往殿内退去,“老二。”女帝叫了一声,夏蘼没反应过来,被她一把拉过去,跟着在人群中退了出去。

     她看见那抹白影,背后血染了一刀。是刚才,她挡驾之后,别人再来杀她,白茗替她挡下的。

     那一刻,她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一抽一抽的,疼的厉害。

     进偏殿关上门,禁军护在外头,以及一部分的护驾的大臣,一个个衣衫不整,狼狈不堪。女帝平静下来,只是先询问了老二的伤势,得知她只是胳膊伤了,无大碍,这才放心了些,“待会你传御医院的都来,彻底检查下。”

     轻舞应下。

     女帝这才转头望向屋外,握紧了拳头,谁人这般大胆行事?这简直是犯上作乱,是谋逆!

     轻舞拿帕子先暂时替夏蘼包扎了下,血似乎流的有点多。“多谢。”

     “不客气,这是奴婢应该做的。”轻舞说道,伸手按了按夏蘼的手心,这才站起来,回到女帝身边。

     夏蘼没多想,一手捂着伤口,脑子里除了担心白茗的安危,什么都不剩下了。她的心,跳的很快,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那场混乱,还是因为……夏蘼深呼吸几口气,抬眼瞧着周围的人。

     好像因为失血过多,她都觉得有些冷,强撑着站起来,她走到女帝身边,“母皇,小心,儿臣担心万一有人混入……”她看不出这些人是不是刚才那波人,想起来若不是对她起了杀心,她根本看不出来。

     女帝点点头,这点她早已想好了,所以身边只有几个贴身的人,而且跟众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同禁军也打过招呼。她看了眼夏蘼,“你先坐着,瞧你脸色苍白的。”

     夏蘼也不推迟,反正没看见有人想杀她,那她应该暂时安全,就坐回去了,也免得女帝戒备。她偏头看了看胳膊,她这还不过是一刀伤在手臂上,谁知道伤的更重的白茗,会是什么个感受?

     好像,认识白茗以来,都是她在帮自己挨刀子,挨伤。夏蘼苦笑下,连把她撵出去以后,还连累她,摇摇头,自己算不算扫把星啊?

     许久之后,外面来报,已经处理干净,众人才松了一口气。女帝命守卫及金吾卫全面调查此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该散的都散了,留下几位女帝信任的大臣来商议,“先送老二去偏殿,让御医院的那帮崽子赶紧滚过来,要是老二有个病痛,让她们洗干净了脖子等着。”女帝拍了拍夏蘼未受伤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出去了。

     从小阁里出去,似乎都还能闻见空气里的那抹血腥味。宫女小心翼翼的扶着夏蘼,“王爷,请往这边走。”

     差点走错路去了保和殿的夏蘼,回过神来,“当真是乏的厉害,都有些不着调了。”

     “王爷恐是伤的重了些,才会觉得乏。”宫女扶着她,很快到了偏殿,那些个当值的御医们都候着了,谁也不想除夕夜竟然会出这等事。对着夏蘼的伤势,一阵研究,再是一阵争吵。

     “王爷伤的厉害,必须先清洗,否则光是看血流了这般多还不知道多深的伤。”

     “定药需温和,王爷如今身子羸弱经不起猛药……”

     “一定要猛药,不然这伤万一压不住如何是好?”

     众人一言我一语,吵得人头疼。夏蘼歪坐着,头听得烦,这些人就只会开开太平方子,吃不死也吃不好,自己受伤失血过多,理当先止血再说药的问题……夏蘼刚编排着她们,胡御医拿着药箱翻开找酒精过来,给夏蘼清洗伤口。

     “王爷惹着些,有点疼。”胡御医曾是女帝派给夏蘼看她腿断了那次,大家也算是老熟人了,夏蘼见她来了也算是放心,“那便有劳胡御医了。”

     “难得这么多年,王爷还记得老臣。”胡御医淡淡地笑着说。

     “胡御医的药,本王用着甚好,自是记得。”

     胡御医没再说话,仔细的帮夏蘼清理伤口,重新包扎好,那边的人也才算是看见夏蘼的模样,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们,见她们停下来,夏蘼还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继续,各位御医妙手仁心,不知道该如何治疗本王啊?讨论这么久,似乎都没出个结果嘛。”

     “王爷见谅,这等……”

     “不必了,本王肚量小,不见谅。”夏蘼直接拒绝了,笑着望着她们,指了指旁边的宫女,说:“待会啊若是母皇问起来,如实禀告。”

     “是。”宫女应道。

     “王爷饶命啊,王爷饶命啊。”众人见势不妙,赶紧求饶道,“王爷乃是千金之躯,我等不敢妄自用药……”

     “你去开方子吧,待会派人送本王府上即可。”夏蘼同胡御医说道,也不理会她们,朝宫女使个眼色。后者立马会意,“王爷,若是乏了,先歇息会儿吧。”

     夏蘼点点头,便真的躺在榻上,闭目养神了。

     保和殿内尸横遍野,大部分都处理掉了,抓了几个活口,被带回刑部。

     人都散的差不多,莫雅急忙跑到坐在地上的白茗身边,瞧着她血染的白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在意外发生的那一瞬间,本该跟着她的白茗,却直接奔向了上方,她才看见那是夏蘼所在的位置。白茗不顾一切的替夏蘼以身当剑,好似全世界在她眼里,都只剩下一个夏蘼了。莫雅气的心疼。

     伸手去扶白茗,疼她龇牙咧嘴,莫雅不争气的掉了眼泪,“疼死你活该,在皇宫里,这般多的禁军,金吾卫,什么时候轮到你出头?你瞎操什么心啊?自己给自己找罪受。”莫雅都想按着她的伤,让她再疼些,好记住教训。

     可是,手碰见白茗的时候,还是放轻了力道,生怕弄疼了她。

     听了莫雅的话,白茗只是摇摇头,“本能罢了。”她顺着莫雅的手,缓缓地站起来,那个人,应该平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