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27
    第四十二章

     一路行驶,历经一个半时辰才到皇家狩猎园,随行的宫人们井然有序的开始布置,而女帝下了马车,便到了围猎场的看台上,众人随后,她很是满意的看了大家一眼,笑说:“今儿不用收什么规矩,就比谁打的猎物多,朕重重有赏。”

     “谢皇上。”众人答道。

     在上书房的时候,夏蘼也是学习过骑射的,对她而言没什么困难,四处张望了下,老三还是禁足中没有跟随而来,董美人却在随行的队伍中,而如今的他不管是衣着还是行动,看起来都没了往昔的张扬。

     夏蘼摇摇头,果然大起大落。

     “不知怡亲王骑射如何?反正,我是不怎么样,可否随着王爷?”莫雅走到夏蘼身边,拱手说道,夏蘼颔首受礼,虚扶一把,笑说:“本王也只是一般,若是你不介意,我等一起倒是有个伴儿。”

     两人相视一笑,莫雅略微落后半步,同她站在一起。在狩猎场里,一般都会准备马匹,弓箭等东西,所以,这些都不用担心。

     “今日之事,还多谢你告知。”夏蘼一边看着别人,一边轻声地对身边的莫雅说道,不管初于什么目的,她给白茗的帖子,这点都是要口头上表示下的。

     莫雅嗯了声,似乎丝毫不在意。

     这时,夏蘼也看见老大同别人说着话,“那人是谁?你可在宫里见过?”她指的是同夏芜说话的那个年轻女子,螓首蛾眉,长得甚是好看,一身白衫,风姿绰约。

     顺着夏蘼的视线,莫雅看过去,蹙眉想了想,“此人前些日子奉招进宫过,好像是荣安侯之后,其他便不知了。”其实,莫雅还有一点没说,她撞见那人在走廊中**小宫女,害的小宫女被嬷嬷训斥了。

     “荣安侯家的?”夏蘼摸着下巴想了想,女帝葫芦里的是什么药呢?真是越发的让人想不明白啊。

     过了不久,狩猎园里的宫人们牵着马过来了,马具一应俱全,连弓和箭都是准备好的。夏蘼笑着翻身上马,她当年为了学马可没少摔跤,还被师父训斥她坐姿难看,不标准。她当时很是不屑的想,好看能当饭吃啊?

     女帝见众人都是兴高采烈的模样,似乎对此次的狩猎十分感兴趣,她点点头,坐在看台上,端着茶笑而不语,待众人准备完毕,却仍不见女帝有所动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知所措,是不是自己上马太快?

     “朕年纪大了,就不掺和了,你们尽情的去玩吧,狩猎最多者赏御赐黄腰带。”女帝一言既出,引起武将们的兴趣,一个个的抱拳跃跃欲试的模样。

     “哎,看来都是强敌啊。”莫雅感慨道。

     夏蘼只是一笑,是不是强敌不好说,但是你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转头来对着莫雅,却是说:“咱们尽力而为便是,是不是头筹,不重要。”

     “王爷说的是呢。”莫雅附和着,“若是人人都似王爷这般心胸广阔,那倒是天下美事了。”

     “天下若都是本王这等懒散之人,那可真是要糟糕了。”夏蘼打趣儿道,却见她四处看了番,似乎在寻找什么人,会是谁?“怎么?还有故人未见?”

     莫雅灿灿一笑,“算不上什么故人,她……不过心中所念罢了。”

     随后听见宫女喊着预备,开始。一个个都已经甩出鞭子,跑了老远了。夏蘼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这才甩了马鞭,朝围猎中跑去。

     一进了林园,有些人就已经开始发箭嗖嗖的了,光是听见那声音都觉得脖子发凉,夏蘼把马儿往里面赶了去,跑了老远才放慢速度,也不急着狩猎,只是骑在马上晃悠,就像个游山玩水的旅人。

     跟在她身后的莫雅赶了一会儿,才赶上来,“王爷骑术真是远在我之上,在下佩服。”

     夏蘼轻轻地一笑,“过奖,过奖,你也不慢。”

     说话间,有野兔仓皇跑过,莫雅一看本能性的反手一捞,箭都搭在弓上了,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位王爷站着呢,她要是抢先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然而她箭已经架上去,再放下来这就放水太明显,也不对。

     一时间,真的是进退两难。

     “怎么不放?兔子都快跑了。”夏蘼慢悠悠地说,她自是也看见了,却无动手之意,莫雅只好拉弓,松手,射偏了。

     夏蘼淡淡地一笑,“本王觉得,我们还是得射点猎物才行,不然回头太难看了,你说呢?”那一箭,当然是故意射偏的。惊起兔子,飞快的跑了。

     莫雅收了弓,“我倒是也希望准头好些。”

     “这么些年,本王运气向来不错。”说着,夏蘼捞箭搭在弓边,对着树上的松鼠射了过去,很快命中,掉了下来。“也会旺着身边的人。”

     得此一话,莫雅一拉弓,射下一只大雁。“王爷,果然是贵人。”

     夏蘼颔首应下。

     “那还望王爷,多多照拂了。”

     “你也帮了本王不少,这是自然。”夏蘼轻描淡写的说道,一箭放出,射中一只田鼠,别看都是什么小动物,越是小的才是越难射中,那些靶子大的你射中很奇怪吗?当然,不奇怪了,你射不中才是奇怪。

     两人你来我往间的试探着,最后算是达成共识。夏蘼恍惚间想起了那年冬天,大雪纷飞时,老大也是来同她合作,那时她还是被女帝嫌弃中,被幽禁在西格殿里,没有什么人来探望。

     时间一晃就过去这么多年了,如今她出宫开府,还被封为亲王,又轮到了老三被幽禁,只是不知道老三还能不能有出宫的日子了。

     据悉,朝中支持老三的,多数都在接二连三的清扫中撤换了,能数的出名号的,也就剩下董家了。只是,还能撑多久?夏蘼草草地打了几个猎物就不打了,牵着马儿漫步在林间,鼻尖充斥着泥土芬芳的空气,深呼吸一口气,顿觉畅快不少。

     莫雅坐在马上笑,“王爷当真是性情中人。”那日,邀白茗酒楼相谈,只有谈起二殿下的时候,白茗的眼角才会染上一抹笑意,外间关于怡亲王的传言太多太多,说她是傻子,也有说她是骗子,更甚至说她是妖魔化身不然小小年纪怎么就懂得装疯傻?还有别的等等,唯独白茗说她是性情中人。

     说她的一举一动,都是唯心二字。

     还没等她再思量,两人俱是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有人再低声细语。夏蘼走上前,就凭着她的身份,基本上在场来的人,没能挡得住的,这个感觉倍儿爽。所以,她走了两步,却停下来。

     在身后的莫雅有些不明思议,也下了马,上前两步,终于明白为何了。

     就在隔着约莫十来米远的地方,衣衫零落,一对人影交叠,青丝纠缠,却是两个女子。第一次看见这么香·艳的画面,夏蘼愣了半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只是凝神屏气站在那儿,许久。

     随后看的莫雅也是脸红心跳。

     而那两个人浑然不知,不光是交叠的身影,还有上下齐动的手,看得人火焰四起。突然间转过来的脸,夏蘼半眯了下眼,心想那不是荣安侯府家的人吗?之前见她还同老大说话,穿的人模人样,一脱了衣服,就这幅得意了。

     想到这里,她打了个冷颤,转身就走。

     莫雅自然是跟着走了。

     若是没记错,另一个女子,本在队伍中没见过,那么又是如何进来的?能潜入皇家猎园而不被人知,这可是不小的事情。她转头看向莫雅,“你对另一个女子可有印象?”

     莫雅还未从那幅场景里回过神来,陡然听她这么一问,脑子停顿了下,才回想起刚才那两人,只是想的都是白花花的身躯交叠的样子,别的是一点也想不起来。她有些脸红,“还请王爷赎罪,方才……那场面太过震撼,在下别的什么也没留意,说来惭愧。”

     夏蘼微微皱眉,附到她耳边说了两句话,莫雅点点头,随后两人便分开了。这边夏蘼立马赶回去,另外莫雅那边则是去找别人了。

     日过晌午,出了林子顿觉太阳有些毒辣,夏蘼抬手遮了遮眼,适应了会儿才继续跑马至狩猎场行宫处,有宫女见她过来马上去拉马,“王爷为何这般早就回来了?”

     “母皇呢?”夏蘼下了马,一边将缰绳丢给她,一边大步上了台阶问道。

     “回王爷,皇上刚用过膳,想来是在殿内的。”宫女说道,她们一行打猎的人,是带着干粮进去的,外面自然是该饭点就吃饭了。

     夏蘼没再多说,便进去了,徘徊至殿外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脑子飞快地转了转,一路上她光想着那人若是潜伏进来的,那牵连的受责之人将是守卫,可若是还有别人协助呢?荣安侯第一个逃不掉。

     她一时间脑子发热,就跑回来了,没想这么多,现在慢慢一想,这事举·报还是不举·报,单看利益了,哪个对她更有利些。

     再还不明白,女帝为何突然召见那些国公,侯爷们的动机下,最好还是按兵不动。

     夏蘼转身想走了,有宫女来请,“王爷,皇上有请。”

     她愣了下,自认为在外面走路也没什么动静啊,怎么那便宜娘就知道了?夏蘼眼珠转了转,环顾了下四周,难道如同阿辰这般的暗卫有无数个?那么……她在林子里所见,更甚着,她在上京城内所做所为,是不是都在女帝的掌握之中?

     如此深思,夏蘼惊觉后脊发凉。

     她摸了把额头的虚汗,拉直了衣摆,走了进去。

     女帝正同自个儿下棋呢,依旧是左右手,独自盘膝而坐,见夏蘼来了,朝她招手,“老二啊,过来陪朕下棋。”

     夏蘼应了声是,走过去,坐在女帝对面,接过她的黑子,纵观全局,看似黑子占居了大片的势力,然则白子多生机,稍有不慎便能被白子杀的满盘皆输。而白子也不是一片倒的好形式,总归来说,黑白两字输赢各占一半。

     一个人能把棋下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怎么提早就回来了?打了多少猎物,能稳拿第一了?”

     夏蘼落下一子,“没几个,只是……瞧见了些东西,没想那么多的就先跑回来,心想……还是告知母皇一声比较好。”她执着黑子,想了想,有些皱眉。

     “还是太年轻,沉不住气。”女帝叹了口气,说道,接着一子落下,将夏蘼的黑子团团包围吃了一片。

     夏蘼手抖了下,这是在说她下棋,还是说她来举·报的这件事?抑或者一语双关?她抬眼看向女帝,后者的低着头看棋盘,精神似乎全部都在棋盘上。夏蘼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

     没两下,又被白子吃了。

     看起来棋盘上,都是白色的。她沉思了片刻,最后再落一子,手刚放下,被女帝打开,她望着夏蘼,“哪个不长眼的师父教你下棋的?回去就把她撤职了,都教的什么啊,明知是死门还下?”

     夏蘼也不恼,笑眯眯地再拿起一枚棋子,继续下那死门上,笑说:“谁知死门会不会变生门呢?”一子落,局面顿时变得豁然开朗,原本大杀四方的白子竟然都被堵住了路,那一颗死棋,当真成了活棋。

     女帝一看,笑了。

     她望着夏蘼,“老二,你可怪过母皇?”

     夏蘼就当不知她在问什么一样,拿着黑子把玩着,“为何要怪,没有母皇,亦不会有儿臣,生在天家,锦衣玉食,比起路有饿殍,食不果腹的来说真是好太多太多了。”

     “真是越大嘴巴子越甜了。”女帝虚点着她说了两句,挥挥手让一干宫女们都下去了,整个大殿

     里只剩下她和夏蘼,还有轻舞。

     她伸手,夏蘼自觉地去扶住,女帝从地上起来缓慢地走到书桌边上,“你可见过荣安侯府的人

     了?”

     “嗯,见过。”夏蘼低头应道。

     “此番早回来,是有何事要奏?说吧。”女帝坐到椅子上,接过轻舞递上来的茶,抬了下手让她也坐,轻舞给夏蘼也递上一杯茶,她点头道谢。

     整个殿内只有茶盏拨动的声音,女帝也没急着问,她低头吹着茶叶,很是耐心的等着。夏蘼捧着那茶,看着女帝,想了片刻,最后才说:“儿臣打猎时见到一些……事情,所以着急赶回来。”

     她没说什么事,女帝也没问,只是嗯了声,依旧再喝茶。

     夏蘼转头看向轻舞,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一直陪伴女帝的会不会知道点她的心思?刚这般想着,就见轻舞略微点了点头。

     真的是点了头?难道是说这事能说?

     夏蘼将所见一次性的说了个遍,女帝手停了停,抬眼见她,“所以,你是认为那人可疑,这才急忙赶回来的?”

     夏蘼点点头。

     女帝突然笑了。

     笑的夏蘼一头雾水,一脸懵逼的坐在那儿。

     女帝笑了一会儿,放下茶盏,摇头道:“太年轻了。”

     娘,你这话不是第一遍说了,劳资特么的年纪是小,可是灵魂不小了啊,到底你打什么哑谜?求解!

     她继而看向夏蘼,或者说是盯着夏蘼,说:“朕的园子,未经许可,岂是随意能进的?”

     一阵寒意从心底生起。

     也就是说……也就是那人是经过她同意,才能放进来的。可是,不是今天跟着她们队伍一起来的。

     人影交叠时,两人互说情话,什么想死你之类的,分明就是不知彼此会在这里。这是为何?巧合?太巧了。

     “先下去用膳吧。”女帝和蔼的对她说道,站起来摸了摸夏蘼的头,“是个孝顺的孩子。”说罢,负手出了大殿,轻舞也随之一起走了。

     空荡荡地只剩下夏蘼一人。

     忽然像是被抽空了一下,在她站起来的时候一下子腿软跌坐在地。她以为在林子看见的就是只有她和莫雅知道的事情,却不想还有人运筹帷帐根本不用出去就知道了。

     若是,她没来告诉女帝这个事情呢?

     又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她真不敢想下去。

     出了大殿的女帝,朝后院走去,边走边同轻舞说:“老二是个实诚的孩子,孝顺,却还不太懂人心。”

     “皇上多加教导教导不就懂了?”轻舞笑着说。

     “就你会揣测。”女帝也跟着笑了。

     轻舞连忙请罪,女帝也不恼,转而脸色阴鹫的说:“哼,那些个老不死的,当年的事,朕一点一滴都还记得呢,因果循环啊,终于轮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