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31
    第四十五章

     新人已如玉,萍家复从赵,大道有圆方。玉楼宴罢醉和春,赵瑟初停梧桐柱,方倚庭花晕脸红。

     这算得上一首藏头诗,又或者是说藏尾诗。

     夏蘼她爹家姓玉,之前来投诚的吏部尚书赵媛,方姓……她半眯着想起朝中由侍郎提拔成尚书的工部管事方敏。是不是,到时候试探试探就知道了。

     多方查证,她已得知前定国公府,也就是她爹家,在凤后死后,手持先帝赐予的丹青铁卷告老还乡。而这二十年间,往昔的国公,伯侯爷们,被女帝各种调查,抄家处理的差不多了,荣安侯应该是最后一个了。

     宋国公呢?只怕手也不干净,否则宋贵君不会时至今日还只是贵君。

     赵嬷嬷在旁伺候着,瞧见主子似乎想的出神,其中缘由少数也能猜到,多半朝中还有人,可是……为何这般愁眉不展?

     “主子,可用点凉茶?”白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夏蘼骤然回过神来,差点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只见赵嬷嬷已经走过去,夏蘼却道:“不必了,本王在想事,无重要人或事,就不要来打扰了。”

     赵嬷嬷手停在半空中,灿灿地缩了回来。

     称呼不一样了。她不知道她们二人发生了什么事,只得听从主子的命令,默默地站到了旁边。

     屋外的白茗,端着凉茶的手抖了下,言语间的疏离她并不是听不出来,为何?分明离府去狩猎场时,还是那般对她笑着说回来再说,明明眼里是光的。为何回到府,却是这般冷漠,这些日子来,两人别说是说话了,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还是,因为荣安侯女之事?

     白茗垂下眼睑,端着茶转身离开了。三步台阶,她缓缓地走下去,终究不能言君心似吾心,是她要求太多,不知分寸。

     她看着高墙红瓦,突然怀念起宫里来了,若是没有出宫,是不是她们还会一直互相扶持的走下

     去?伸手摸了摸怀中的帕子。白茗露出一抹苦笑。

     关于给质女们住的宅子,自是不必像当初修建王府般劳心劳累,寻了上京城内稍势好些的两三进的宅子就可以了。待国庆日一过,女帝便将宫内的几个质女都打发出去了,倒不是说不担心,而是在要做个名头给人看。

     至于出宫以后嘛,呵呵,还有禁军,金吾卫私下看着,出不了什么事,况且十来年长居他国,就算原本得自家皇帝喜欢的也变得多疑了,久居宫中什么都在眼皮子底下,女帝对此还是很有把握。

     莫雅领旨出宫,府邸就在怡亲王府隔壁一条街,还算便利,当然和王府这种差不多占居大半条街,门前无杂人是没得比。不过,好歹还算清净,再远些也有集市,生活也算是便利。开府之日,也就送出去两个帖子。

     淳亲王,怡亲王。

     质女们在宫内生活,如今出宫,除了皇帝那点赏赐还真没别的什么了,所认识之人,如今还开府在外的也就两位亲王了。

     夏蘼接到帖子的时候,还同赵嬷嬷打趣儿,今儿都不用吃饭了,光是去赴宴就能吃个饱,谁也不会没长眼选在同一个时间请人,所以,出宫的那三位质女,西岐郑妮,北齐祁艳,南梁莫雅,三人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均是错开了时间。

     因着女帝赐府,挑了日子,所以,她们自然不能请人的日子往后延,故而头个郑妮的时间在巳时起,也就是九点开始,差不多到中午,待未时也就是下午一点差不多的时候,两人换道去了祁艳府中,至下午酉时再去莫雅府中。

     果然,一天吃了个饱。

     到莫雅府中时,两人均是有些微醉了,同莫雅也不过是走走场子的事情。

     白茗扶着步子飘忽的夏蘼,小声地提点道:“主子小心脚下。”夏蘼不是很高兴的睨了她一眼,蹙眉,“本王没醉呢,要你多什么嘴?”

     不光是白茗愣了下,连淳亲王夏芜都朝她看过来,“妹妹还说没醉,往日你可是很顾着你这陪读呢,主仆情深,我等羡慕不已。”

     夏蘼一把手推开白茗,捞了捞衣袖,冷笑,“姐姐都说是主仆了,可是偏生有的人总是喜欢越俎代庖,主子喜欢多喝就多喝些,管的那般宽做什么?难不成,日后本王成亲,还得有劳不成?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这番话说的不是很好听,连夏芜都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白茗管太多事惹得老二不喜?听话的确是这番意思。想起两人一直的相处方式,似乎确实有越位之嫌。当下看白茗的眼色却是重了两分,说不定能利用呢?

     白茗却是脸颊涨的通红,站在那儿有些手脚发凉,心中甚是懊恼。

     “两位王爷还请上座,今儿是高兴的日子何必在意那么多呢?”莫雅出来打圆场,瞧了眼白茗,见她很是尴尬的站在那儿,心中不喜夏蘼这等当场羞人之举。请人上座后,她路过白茗跟前,低声说:“白姑娘莫介意,王爷想是酒后胡言了。”

     白茗苦笑,酒后未必不是真话。“谢过莫姑娘。”虽说质女是他国公主,然而在大沧,公主也只有女帝的孩子才能这般称呼,故还是以姓称之居多。

     酒过三巡,夏蘼称不胜酒力先去吐会儿,留老大在席,谁想刚走出大厅,还没跨出去呢,夏蘼将白茗踹到在地,当场甩了她一巴掌,“连主子如何做事你都要干预了吗?”

     这巴掌打的白茗措手不及,甚至是连酒席上的夏芜,和莫雅俱是未曾想到。

     “王爷,这是……”莫雅同淳亲王告了罪先一步跑过来,见白茗跪在地上,脸颊上印着红色手印。慢一步的夏芜也瞧见了,嘴角扬了扬,这倒是一出好戏。

     夏蘼抖了抖衣袖,面色冷淡地转头同莫雅说道:“无事,本王不过是随手教训下底下的奴婢罢了。”

     那声奴婢让白茗的身子颤了颤,莫雅也有些看不透,上书房内她同白茗的感情,可不是能用主仆来形容的?怎么,一出宫就不一样了吗?莫雅摇摇头,“还请王爷赏个面子,这事……不如算了?”

     “哦?”夏蘼尾音上扬,笑眯眯地看着莫雅,那眼神只让人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偏偏是你不能拒绝的。莫雅差点后退了一步,想起这儿是她的府邸,才稍微震住神没落荒而逃。

     “本王瞧着你倒是关心这陪读关心的紧,”夏蘼轻描淡写的说道,就像是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一般,好比你今天特别喜欢吃这道鱼之类的。听的莫雅头皮发麻,总不能承认说我就是关心她,我还想跟你抢人呢?

     “王爷过奖了,我并无……”话还未说完,被夏蘼打断了,她一拂袖道:“无妨,反正不过是个奴婢,虽说是母皇挑选的陪读,心却太大倒不如早早的打发了好,你欣赏那便送与你了。”

     白茗一惊,猛然的抬头看向夏蘼,“主子,奴婢知错了,请主子别赶奴婢走。”

     同样的,她的称呼也变了。

     她害怕,害怕夏蘼真的将她送走。

     莫雅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王爷……不夺人所爱,白茗乃王爷身边的红人,我还是……”

     “哼,想留在本王身边的人,多的是,心野了自然留不得。”夏蘼冷淡地盯着莫雅,“莫不是,如今你开府了,瞧不上?”

     莫雅连忙摆手,还未开口澄清,却听见白茗一声巨响的磕在地上,大厅内地板上铺的俱是大理石,坚硬无比,这等声响的磕头,可想而知是何等的惨烈。

     白茗嗑着头,念道:“请主子开恩。”

     一连几个,听的人心发悸,白茗抬起头时,那殷红的血顺着她的额头缓缓地流下,滴在地上,滴答滴答作响。她却依旧浑然不知,还在朝夏蘼磕头。她千不该万不该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她愿意收起一切的喜欢,只求留在主子身边。

     “主子……”白茗开口求道。随着她的磕头,额间一片血红,渐渐地染红了她的半张脸,眼前一片模糊,她却只是不停地求道。

     连夏芜都看不下去了,拉了拉夏蘼的衣袖,“老二,这般是不是太重了些?她好歹也是母皇选的人,这样……”

     “无事,明儿本王亲自同母皇去说。”夏蘼冷眼扫过白茗,“还望尔于莫府,好自为之。”

     白茗失神的看着她,当真不能留吗?

     莫府的下人个个屏气垂头盯着地板,恨不得没听见这件事。

     王爷打发了身边的人,虽说是小事,可是这般阵仗,铁定是厌恶地上那人,可说是恨透了吧?直接杀了不就是了,却还留着一命,想来当年也是心腹。

     哎,天家的人,哪个是好伺候的?

     然而,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跟的是质女,谁知道明天是不是得罪皇上,被问罪了呢?人生不易啊。

     莫雅为难的看着夏蘼,又是心疼的看向白茗。

     “本王不胜酒力,先告辞了。”夏蘼将人送走,这般自己也要走了,白茗还想跟上去,被夏蘼一个眼刀子盯在原地,她冷笑道:“呵,这就是本王教出来的人吗?连个规矩都不懂,以后别说你是怡亲王府出来的,省的给本王丢脸。”

     这是,连她存在过的痕迹也一并抹去吗?白茗不可置信的看向夏蘼,那个人的身影渐渐地从她身边走过,一步,一步,路过她。而她却再也没有资格,去扶着那人,去站在那人身边,甚至连以前的回忆,都不许有。

     这是,何等的残忍?

     为什么?

     她只是,喜欢她而已。

     可以不接受,但请不要推开她!

     白茗朝夏蘼的背影爬了几步,模糊的视线里,见那人缓缓地由别人扶着上了马车。帘子放下,她再也见不到那人了。

     “主子!”白茗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

     车夫一甩马鞭,马车扬长而去。

     夏芜见此,亲自扶起白茗,连连摇头,“哎,老二这回做的太绝了,你莫往心里去,待她气消了,本王去说道说道。”不管成,还是不成,人情都是欠下了。夏芜想到此,故作惋惜状。

     而此时的白茗,脑子一片空白,以为自己喜欢主子这件事被主子知道,才会被主子嫌弃心野了,留不得。

     莫雅留下了白茗,将其安置在客房,亲自打了将她额头的血擦去,这时请来的大夫也到了,见满盆的血,眉头紧锁,莫雅赶紧将事实告知,还请大夫看看。

     “哦,老二真是这般说的?”女帝听着阿星的禀告,挑眉问道。

     阿星点点头,她将所见所闻据实上报。

     女帝摩挲着一人高的珊瑚树,一手负于身后,“即是如此,那你便停手吧。”

     阿星应下。

     对于老二的表现,女帝也只是一声叹气,旁人的提点有限,还好她悟道了,却不是什么好事,以后的路,还是需要她自己走。女帝掩着嘴角咳嗽两声,心口有些痛,她苦笑着摇头,“年纪大了,不得不服老,哎。”

     不是她年纪大了,而是当年的那些人,她收拾的差不多了,支持她的那根绳子差不多要断了,荣安侯一事后,尤其明显,她倍感精神力不够了,对这个世界的留念也差不多荡然无存了。

     那么最后,还是做点好事吧。

     马车里,夏蘼闭目坐着,一直到王府马车停下,她都未从车里出来,车夫犹豫了会儿,才隔着帘子喊了几声,任然不见王爷出来,吓得她赶紧掀起帘子看看王爷是否安好,谁知王爷半倚着车壁,像是睡着了。

     车夫这才松了一口气,若是王爷有点不好,她是这辈子都别想好了。

     早在马车到的时候,门房便通知赵嬷嬷了。这下赵嬷嬷都到了门口,却见车夫傻站在那儿,“做什么呢,还不扶王爷下车?白茗……”她一喊,不见白茗的人影,掀起帘子来,刚好碰见夏蘼睁开眼。

     那双眼神,冷到家。

     连打小伺候的赵嬷嬷都身子一颤,“主子……”她见夏蘼出来,自然的伸手去扶,却不见白茗的影儿,刚想开口问,下了马车的夏蘼望了一眼怡亲王府的牌子,冷冷道:“今儿白茗越位,主仆不分,本王将她送人了,传令下去,府中不得再说起白茗二字,关于她的事,本王一个字也不想听见。”

     说罢,夏蘼也不要赵嬷嬷扶,自己径直走了进去,那背影单薄而萧条。

     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的赵嬷嬷,见她远去的背影,却想起那年在宫中的除夕夜,她也是这般一个人走在大雪天里。

     何等寂寞,又是何等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