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24
    第三十九章

     这日上朝,女帝脾气暴涨,连番挑错,大臣们个个大气不敢出一声的垂头站在那儿,就连没事爱找事的言官也很有眼力见儿的闭嘴不说。一通发·泄后,女帝看着这群人,“退朝,退朝,今儿谁也不见。”

     夏蘼跟着人流走出大殿,也就默默地随大流,同样落后半步的夏芜朝她一笑,两人肩并肩缓缓地走出去,“昨儿我进宫请安,带了些茶点,不知妹妹可有空?”

     这是有话说了?

     “大姐的那些东西可都是美味,妹妹自当是有空的。”夏蘼人在宫外,势单力薄,如今只能借力打力,很多事情还得从别人那儿得知。这是个短板,却也是无可奈何,有些人,她不想牵连其中。

     出了宫,夏蘼随夏芜的马车一同去了淳亲王府,庭院草木深,院中多池塘,临水而修楼台,种竹林,只一进门便觉得浑身凉爽,夏日的暑气便去了个大半,花鸟蝉鸣,听的有些陶醉,夏蘼不由得恍了会儿神,不由得感慨:“姐姐这儿当真是个避暑胜地啊。”

     同样的出宫新修的府邸,怎么觉得差别这么大呢?然而,这其中,多半还是后期夏芜再找人又重弄了些。

     闻言,夏芜只是淡淡一笑,请她去了水榭中,着人上凉茶,糕点,见白茗还在她身边站着,轻轻地拨弄着茶盏盖子,垂头似是在看茶,道:“白家忠名,果然不虚。”

     夏蘼嘴角上扬,“毕竟是打小一块儿长大的,不论她是不是姓白,我想这点忠心都会有的。”她朝白茗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会意,随即出了水榭,只是站在亭外不去他处,就这么站在明晃晃的太阳底下,气的夏蘼差点骂她这个傻子。

     “去那边凉快的地方呆着。”夏蘼缓了口气,说道。白茗这才走到附近的树荫下站着。夏蘼眉梢跳了跳,说她傻,还不冤枉她,就不知道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吗,非得站着?那就让你站个够。

     夏芜将二人的举动看在眼里,不由得觉得好笑,这哪儿像是宫里出来的主仆?分明就是民间那些个玩得好的伙伴。夏芜心中感慨,再回想自己身边的那些个伴读,多是从宋家旁支选出,论理还是带有亲的,然而个个见她都拘谨的很,她们不也是打小一块儿长大的吗?可是,在那些人眼里,她只看见了畏惧,和身份。

     她是大公主,仅此而已。

     而在白茗眼里,她看见,夏蘼,对,看见的是老二这个人,而不是这个身份。

     两人之差,何其悲凉。

     寒暄过几句废话之后,夏芜终于说道正题,原来昨儿老三不知何故惹怒了皇帝,被罚闭门思过,这半年来董美人可谓是举步艰难,先前因着董家的事情已经被皇上嫌弃,今儿又是老三的事。

     还听闻董美人夜夜在皇上撵道边哭诉,起先皇帝还心软去看望过,后来事情越挖越多,连着他哭哑了嗓子,也未得见。

     夏蘼兴叹,果然无情帝王家。

     “对了,”夏芜笑眯眯地看着她,说道:“据闻老三身边的人说了件,当年的丑闻,事关已故父妃的名节,以及……老二你的声誉,这才令母皇彻底厌弃之。”说罢,她执起茶壶,缓缓地倒上一杯茶,推到夏蘼跟前。

     夏蘼遍体生凉,挤出一抹笑,“哦,还有此事?我还真不知。”当年谷侍君污蔑之事,她在其中是弄虚作假了,若是女帝深究起来,她也算是欺君,这罪名……

     “具体我也不清楚,只是随耳听了这么一出,妹妹还是早些做准备的好。”夏芜说道。夏蘼点点头,拱手道谢后,告辞。

     一路上面色难看,回到府里,她拉着白茗进了书房,将老大的话说了个遍,不停地来回走着,“若是坐实了,便是欺君。”

     白茗沉思会儿,“可是,这事已经过去这么多年,谷侍君也畏罪自尽,皇上认定了是他栽赃,可还会重新追究?”

     夏蘼摇摇头,“这不好说,他们的手段,我们是防不胜防。”谁知道,会不会以什么借口,真的就把事情重提了呢?不过……她脑子转的到是快,三两下把情况离清楚了,之前在老大的地盘上,脑子也不灵光。

     “这事,就算要提,也不会这么快,一来,老三刚倒下,会不会再起谁也不知道,二来,陈年旧事,再提总得有个头,需布局,需人手,这些都是需要时间,三来,老大既然能透露给我,要么是还打算继续合作,要么就是先来试探真假。”

     对此,夏蘼也只能是船到桥头自然直了。她没什么意思的草草通过晚膳,忽然有人拍门,是个小孩子,舔着糖葫芦,说是要见王爷。门房心想哪儿来的野孩子,便要赶人,恰好白茗练武完了,走一遭,巡查,听见了,便问那小孩子:“你为何要见王爷?”

     小孩子瞅着大大的眼睛,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问道:“你是谁?”

     白茗蹲到她跟前,摸了摸她的头,轻轻地凑到她耳边说道:“我是能带你去见王爷的人。”

     小孩子咯咯的笑了,小手抱着白茗,咬着糖葫芦含糊的说:“我兜里有封信,你拿去。”白茗顿感不妙,不动声色的摸了摸,果然有信,可是这个孩子不过四五岁的光景,为何会这般聪颖?若是杀手,可她丝毫未觉察到杀气……

     明天开始,不,等会就开始,再继续加强训练。

     送走了小孩子,白茗立马去找夏蘼,下人回复说是正在屋子里呢。白茗有些好奇,往日夏蘼可不愿意呆在房间里,嫌闷热,非得在庭院里凉快半天才回屋睡觉,今儿这是怎么了?还在为白日的事情发愁?

     她拿着那封信,径直走进夏蘼的房间,拍了拍门,“主子?”

     夏蘼嗯了声,听声音是白茗,便直接让她进来了。

     这厢不知道情况的一推开门,只见整个屋子里笼罩在水汽中,夏蘼光着膀子搭在澡盆边上,歪着她看了一眼,“何事?”

     那墨色的青丝随意的束在脑后,垂在盆子外面,一直垂在地上,沾上了睡,而它的主人坐在澡盆中,因着泡澡的缘故,夏蘼白皙的皮肤上微微泛红,看的白茗咽了咽口水,默默地念了好几遍非礼勿视,这才敢说话。

     大致上将事情讲了遍,白茗站在旁边,听她差遣,可是眼神却忍不住往夏蘼那边飘过去,从额头,到脖颈,再往下……白茗告诉自己,这样是不对的,可是偏生控制不住啊,再往下看了看,都浸泡在水里了,只是隐约看了个轮廓……

     真想抽自己两巴掌。

     谁知,正看信的夏蘼未注意到旁边之人的尴尬,盯着信反复看了好几回,非常满意的笑了,直接从水里站了出来,扑哧的带起一片水花,细腰如柳,有腰蜂,修长的腿一跨,便出来了。

     白茗愣了半响,看见那白脂般的脚站在自个儿跟前,这才想起来,连忙拿了衣服给她披上。美色误事,美色误事……

     对此,夏蘼瞥了眼,“可是没休息好?”还未等白茗回答,她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白茗的肩膀,“日后,就算是练武,也需注意休息,不然很容易掏空身体的。”说着在白茗的胸脯上拍了两下,笑着走到窗边推开窗,一股子的夜风吹进来,顿觉凉爽。

     后下人收拾完,夏蘼躺在摇椅上,就着风,将那信递给白茗。后者一看,是莫雅的字迹,在上书房这么多年,谁的笔迹一看便知。信上内容说的也是老三那边搜出关于后妃污蔑皇嗣的事情。

     而有所不同的是,这事基本上板上钉钉是老三自己没事找事干,下了药,又去调戏,谁知最后谷侍君不知为何转头污蔑老二。然而惹怒女帝的不光还是老三的这等居心叵测之举,还有当年谷侍君为何咬别人的事情,女帝都不屑要董美人的口供,直接叩了他威胁迫害之名,一并的让其面壁思过。

     至此,这事,才算真的落幕了。

     却也能看得出,老大,再试探她。夏蘼冷笑一分,没事慢慢走着吧。

     白茗自觉的拿起扇子,“挺不错的嘛,现在都会主动了。”夏蘼打趣儿道,只是这话,让白茗听的脸上一阵红晕,借着月光,瞧得不是很真切,却有着一种朦胧的美,夏蘼躺在摇椅上仰望着她。

     脑子里有些乱,母皇说赐婚时晃过去的是她,待出门见人夫妻俩恩爱,时不时的还能晃过她的脸,总觉得是不是一起相处时间久了,所以看谁都能想起她来?夏蘼自认为是个耿直的不能再直的女孩,所以没往别的方面想。

     就是觉得,苗头有点不错,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夏蘼也不记得了。

     “白茗,你要成亲吗?”突然,夏蘼这般问道。

     白茗愣了半响,“这个……不知道啊……主子呢?”

     说道这事,夏蘼又有些焉了,“总觉得人不如故,不想。”

     白茗心中甚是喜悦,不由得嘴角上扬,“我也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