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28
    第七十三章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女帝厉声呵斥道,将奏折摔到巫成身上,指着她:“朕写着忠心为国四个字,本欲赐你,如今,咳咳……你给朕说说,你到底是忠于谁!咳咳……这是谁的天下?”

     女帝从榻上走下来,一把推开扶着她的人,踉跄着走到巫成跟前,踹了她一脚,“朕以为你忠心,故而北舟之事命你平,咳咳……你是忠心,你忠……哧……”女帝话未说完,一口血喷在地上。

     身子摇摇坠地,还是轻舞眼疾手快的跑过去扶着了,“御医,快传御医……”

     养心殿内一阵喧闹,几位大臣交头接耳说不出个理所然来。夏芊转头看向夏蘼,“姐姐,看起来很忧心?”

     “孤自然忧心母皇的身子,比不得妹妹出了这般大事,竟然还能无动于衷。”夏蘼轻飘飘的说着,看了她一眼,继续站好。

     输人不能输气势。

     夏芊抿嘴一笑,“姐姐,真是巧言善辩。”

     “不及妹妹半分。”

     两人便不再说话,看见焦急进进出出的御医们,夏蘼心里忽然觉得松了一口气,哪怕她已经有所部属,却也不能保证是万无一失。

     攒动的人影渐渐平息下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养心殿正殿里,再无宫女来回走动,而一干等在外面的大臣,公主们,以及闻讯赶来的后妃们,都伸长了脖子盼望着。

     门,突然打开了。

     轻舞从里面缓缓地走出来,眼角还含着泪,她望着众人,颤着声音道:“传,太女觐见。”

     夏蘼拱手应下,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步走进去。夏芊拽紧了拳头,就差一点了,她默念求皇帝在这个时候,千万别死,要死也要等开口调查老二之后再死!

     一只冰凉的手按在夏芊肩上,“芊儿,大家都关心皇上,你也切莫太着急。”

     “是,父妃,儿臣晓得了。”夏芊听到董美人的话,心里稍微平静了些,将刚冒出来的念头按了回去,继续随众人一同等着。

     夏蘼走到皇帝跟前,却见女帝看见她后瞪大了眼,“你……咳咳,轻舞……”女帝气若游丝,喊道,那脸上的神色分明是不想见到夏蘼。

     都说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人必先疑而后谗入,一点的风吹草动,就会生疑,之前分明那般看重自己,说什么要交付江山,呵,能被利用的时候说的比唱的好听,不能利用的时候巴不得除之而后快。

     “不是母皇传口令让我进来的吗?”夏蘼坐到女帝的床边,抬起水壶轻轻地给自己倒了杯茶,看了眼四周,空空地大殿里没有一个人。

     女帝胸膛微微起伏,侧头看了她一眼,突然冷笑了一声,“没想到,最后……竟然……咳咳……连她也骗了朕。”女帝闭上眼,一滴泪滑落,她反复呢喃着阑珊两个字,最后面带微笑沉睡了。

     半天不见她再有话,胸膛连那点微弱的起伏都没了,夏蘼放下茶杯,快步走到她跟前,一探鼻息,全无。

     凝望着她安详而满意的笑,夏蘼心头一颤,最后那阑珊两个字她当然也听见了,她这位心思复杂而又喜怒无常的母亲,似乎终其一生都是为了给那个人复仇!

     夏蘼叹一口气,转身,一步步走出正殿。她,绝对不要做第二个她母亲,眼睁睁的看着心爱之人惨死而无能为力!

     大殿正门打开的那一刹那间,屋外的阳光涌进来,一瞬间却又被乌云遮住。夏蘼望着众人,最后看向轻舞,道:“母皇……驾崩了。”

     轻舞一愣,率先跪了下去,皇帝驾崩的声音,不断的传出去,传到宫墙之外,传到上京城……

     “还请太女殿下登基,主持大礼。”赵媛的声音一出,跟着方敏也喊道,一同前来的官员在此皆是重臣。按礼法,皇帝驾崩后太女继位,若是无太女才会从年长的公主中挑嫡公主,其次是长公主等顺序继承大统。

     如今,夏蘼即是太女,又是嫡公主,继承王位无可厚非!

     “请太女殿下登基。”户部钱浅附和,宰相刘思雨随即复议,李萍再其后,众人的神情一一被夏蘼看入眼中。最后是礼部董青语,随大流也喊了这句话。

     “早上,母皇最后一刻,心系江山,还在查谁人指使巫大人改写犯人族谱一事,太女殿下此刻登基岂不是不明不白?”夏芊冲到夏蘼跟前,她没想到真的就差这么一步,这让她如何甘心?

     “为何不明不白?”夏蘼看向她,继而转头看向众人,“孤,乃先帝亲自册封的太女,亦是凤后嫡出之女,如今长姐夏芜被贬庶民,于情于理于法,都是孤继承大统,何来的不明不白?”

     “巫大人之事,孤也想查明,到底是谁的旁支,如此唯恐他人得知。”夏蘼朝她走上一步,轻轻地覆在她耳边说:“老三,有时候晚了一步,就是满盘皆输。”

     “你……”夏芊突然指着她,“你……是你……”

     “待大行皇帝葬礼后,孤便即刻登基。”夏蘼同众人大声说道,一声声的万岁将夏芊的恐惧,以及未说尽的话,一同淹没。

     女帝逝世于养心殿,故而夏蘼现在只能在偏殿里先处理事务,好在如今还未入夏,尸身还能再存放几日,首先就是钦天监选日子下葬,还有女帝的谥号以及流程等等。陵园是早就造好的,只需要挑个日子便好。

     一忙就忙到了深夜,直到有人给她批上了衣服,夏蘼转头看了来人,“轻舞姑姑。”

     “皇上,切莫太劳累了。”轻舞双眼红肿的厉害,一看就知道哭了不少。夏蘼点点头,“谢谢。”

     轻舞摇摇头,“这是奴婢该做的。”

     夏蘼要说的不是她送衣服的这件事,心想以后再说吧,“姑姑可知,叶阑珊的墓在何处?”

     “皇上……为何要问她?”轻舞突然抬起头,有些不明白的问。叶阑珊本是叶家的当家人,按理自然是葬在叶家,然后女帝强制要求,所以叶阑珊葬在哪里,只有女帝和她知道。

     “母皇生前不能同她相守到老,死后……同穴,也算是一种安慰了。”夏蘼轻轻地说。再次看向轻舞,后者叹口气,“若是先帝知道皇上这般孝顺,怕是能瞑目了。”

     夏蘼淡淡一笑,她那便宜娘,能不能瞑目她不知道,只是算还她这近二十年来的不杀之恩吧。“那这事,便交给姑姑了。”

     轻舞点点头,出去关上门后,她扭头看了眼桌边看折子的夏蘼,吩咐人好生照顾着,便走也不回的走了。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趴在桌上睡着的夏蘼,突然一个机灵醒了,她望了眼窗外的天色,掏出怀表一看,五点了。“来人,洗漱。”

     小宫女端着热水进来,一点话也不敢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换了新君谁都摸不着脾气,还是求稳妥点的好。

     早膳夏蘼也没心思吃了,就让厨房弄了些馒头便可,这倒是为难了御膳房,他们不怕复杂的食物,就怕简单,越是简单要求越是高,皇上说要馒头,你总不能真的给她白切馒头吧?所以,还得挖空了心思在各种细节上下功夫。

     约莫大半个时辰以后,馒头上来了,水晶馒头,花胶馒头,杏仁融赤豆沙的馒头,再配上牛奶。夏蘼看了眼,默默地吃了两个,便没动了。

     “皇上……”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却见她正在用膳,赶紧跪下请罪,好在夏蘼吃完了,现在听见人说话就觉得烦,眉头一皱,身边也没个懂她神色的人,烦心的紧,索性闭眼不想听。

     “有何事,需此时打扰皇上?”瑶香进了大殿,看了眼桌上的食物,见夏蘼并未吃多少,心知便是不高兴,转头看向那小太监。

     夏蘼见她来了,“人呢?”

     “都吩咐去做事了,奴婢伺候皇上。”瑶香算是夏蘼身边最得手了,走到她身边扶着夏蘼起来,瞪了眼那小太监,后者马上就说话了,“回,回皇上……后宫的仲贵人,自缢了。”

     “朕知道了,着礼部稍后按美人的规矩办了吧。”夏蘼对此一点也不意外。想起半个月前,她进宫给凤后上香的时候,偶遇过仲贵人一回,那时,她便知道了有今日。

     又坐回了书桌前,满桌子的折子等着处理,不光是她,连宰相,六部多数都熬了一夜未眠,大行皇帝的丧事最主要,跟着就是新皇帝的登基大典,还有科举选拔,全都堆积在一起了。

     忙的天昏地暗,晚膳时,赵嬷嬷来请示夏蘼何时用膳,见她捏着鼻梁,脸色十分疲惫,“主子,身子要紧。”她走到夏蘼背后,给她捏了捏肩膀。

     “嬷嬷,这些事,你不必做了。”夏蘼伸手拍了拍肩头上的手,扭头说道。“府里可好?”

     “主子放心,一切安好。”赵嬷嬷先安置好了府里的一应事宜,这才进宫来的。“太女妃那儿,也都安排好了。”

     “那便好。”夏蘼分心,想了会儿白茗,也不知道现在她怎么样了,北舟的事情还得加快进度。可,又需要先把丧事登基祭祀吧啦吧啦的先办了,恐怖白茗都要在牢里待到长草了。

     “主子,故人去了,奴婢想去见最后一面。”

     夏蘼想起赵嬷嬷曾说的故人,暗地里救济过她,又帮过她,“去吧,顺便告诉她,四弟的婚事,我会记在心上的。”

     “谢主子。”赵嬷嬷应下,转身出去。

     那日,翊乾宫前的西长街上,仲贵人望着夏蘼,道:“殿下,日后洲儿的婚事,便托付殿下了。”

     “殿下此时不必说什么,只需静候佳音便是。”仲贵人连让夏蘼应句话的机会都没给,就匆匆的走了。

     “阿辰……”

     “主子。”

     夏蘼冷着脸轻轻地说:“你去查查先帝的药,若有可疑查清楚,然后……朕,要一个干净的死因。”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