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23
    第六十八章

     一道去了书房里,周炎不敢坐,就站在她边上,瞄了眼翻阅折子的夏蘼,见她伸手似乎要去端茶,周炎赶紧上去将茶盏放到她手里,夏蘼睨了他一眼,放下茶盏,将折子扔到桌上,“说吧。”

     “我的首饰丢了,所以……”

     夏蘼的手叩在桌边,敲了下,“我要听实话。”

     周炎的身子跟着一颤,紧抿着双唇,良久:“我……我实在太好奇那个人,所以想见见他,我不是没有容人的度,若是殿下当真喜欢的紧,我不介意……”

     “什么人?”夏蘼眉头一皱,怎么听都觉得其中好像误会很深,无数的历史告诉她,误会什么的,千万要说清楚,不然队友很可能变成猪队友还是阴嗖嗖坑人的那种。“孤不知你说的何人,但记否你曾答应孤什么?”

     周炎拽着衣角边,垂着头,他自然是记得,可是……他抬起头来,眼眸里噙着泪水,有丝委屈,“我记得,可是……我新婚夜被人半路拦截,自那以后,殿下从未在我房里过过夜,试问……殿下让我如何想?”

     “元宵夜我曾见殿下同人……幽会,自知比不上那人,不求殿下宠爱,只求殿下看看我,偶尔也来我屋里,难道这有错吗?”周炎道,见夏蘼很是认真的听着,胆子稍微大了些。

     拿眼瞄着她。

     夏蘼见他停下,叹气,起身,亲手拧了毛巾递给他,这倒是让周炎受宠若惊,赶忙接下,“谢……谢殿下。”他脸颊绯红,想起自己竟然在殿下面前哭,赶紧抹了把脸。

     低着头,走过去将毛巾放下。

     “周炎。”

     他听见夏蘼叫他,蓦然回头,“殿下?”

     那人站在烛光下,昏暗中看的有些朦胧之感,让人出生一片不真实来,周炎的心没来由的慌了,总觉得抓不住。

     “北院,有个孩子。”

     周炎听到她这般淡淡地说,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只记得两个字,孩子!他忽然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般,跌坐在地。

     难怪,单独劈了个院子,不许他人进出,原来防的就是他!呵呵。

     周炎的心,一点点的冷下来,摸了摸眼角滚烫的泪,他抬起手背胡乱的抹去,“这……这是好事,殿下……殿下有孩子……”可是,他说不出口,他没办法说的那么轻描淡写,他以为的良人,早就同别人生子了。

     一只温暖的手托起他的下巴,周炎朦胧中看见夏蘼的脸,显得比平日里那个冷淡的人,温柔多了。

     泪水不断的掉下来,周炎不知道该说什么。

     夏蘼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擦去他的眼泪,可是越擦越多,最后索性也不管了,等他默默地流了一会儿泪后,“现在,可冷静下来了?”

     周炎猛然想起自己在她面前竟然哭了这么久,连忙道:“请……请殿下恕罪。”这算得上失仪了。

     没想到夏蘼没怪他的意思,反而一下子坐到他旁边,周炎有些受惊的缩了下,夏蘼当没看见,“孤说过,希望后宅安宁,你说你记得?”

     周炎点点头,他记得,此事不过是他一时猪油蒙有了心,他知道这么做不好,瑶雨也说除了他,无其他伺候的人,可是偏生有个北院他进不去,所以……他才想试探下的。

     若是明明白白就放在后院里,他倒是真的能不在意了,那等被殿下护着,守着,他说不嫉妒,那是假的。

     “那孤再问你一次,孤要后宅宁静无事,你可做得到?”夏蘼柔声地询问,可那语调却是很严肃。

     周炎不傻,很快就意识了夏蘼的本意,点点头,声音小似蚊,应了声能,一会儿后,又抬眼看了她一下,夏蘼问:“你可有想问的?”

     他点点头。

     “问。”

     “那孩子的……爹呢?”

     夏蘼:“死了。”

     周炎脑子顿了下,死了?莫不是还有别人?夏蘼仿佛看穿他的所想,“孤打算将孩子寄托在你名下,日后你便是她的爹,而你……终生也只有这一个孩子。”还没等周炎震惊的深入想,又听见她说:“孤,此生也只有你一个太女妃,亦无其他侍郎。”

     理论上,夏蘼是可以娶两个男人当夫君的,三夫四郎,名义上可以有两个夫君,就好比一个原配夫人,一个平妻这类的。

     而她这话,其实也就是变相的跟周炎说,这辈子我就娶你一个。

     周炎张了张嘴,结巴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殿下……这,万万不可。”先不说,他能不能生孩子了,连侍郎都不娶了,万一日后继承帝位,那怎么开枝散叶?这一急,周炎就觉得自己做错了,太不懂事了,急的眼泪直掉。

     倒是把夏蘼逗笑了,“你不是看孤看的紧吗?怎么孤不娶了,你倒是又哭了?”

     “殿下身为太女,怎可只有我一人?”周炎停了会儿,以为她担心孩子,默默地就觉得她对那个人当真情深义重,为了两人的孩子,都不愿意再娶,亦不再有别的孩子,“孩子……我会照顾好的。”

     “嗯,那便好。”夏蘼淡淡地说,“孤将话说的你可明白了?”

     周炎刚想点头,夏蘼又说:“你先回去思考一番,想清楚了再回答。”她起身回到书桌边,不再看他。

     等人走了以后,赵嬷嬷满脸担忧的走进来,“主子,这……万一他……”贸然的说了大白的事情,若是被传了出去。

     “他不会,他也不敢。”夏蘼翻了一页书,“闹大,于我无伤大雅,于他,于周家却是要命的污点。”

     女帝从很早之前就给两人牵过线,孩子的出生也不过就是两人认识,发展的时间,若是这个时候夏蘼都能和别人有孩子,世俗眼中是不是得先问问周家这是怎么教育周炎的,想来定是无德无能,才会抓不住太女的心。

     当然,更多的是因为没人敢怪太女啊,那只能怪男方了。言官自是会揪着夏蘼,然而言官的话语权,比不得街头巷尾的八卦来的更席卷人心。

     关于周炎回去后如何想,夏蘼不在意,虽然有愧疚,但是人往往都是自私的,两害取其轻,她知道她这样做必然会伤害一个人,可是她不希望那个人是白茗。

     在女帝下旨赐婚的时候,她便已经辜负了周炎,能做的也不过是一个位分,一个尊重罢了。

     她握着折子的手,叩了叩书桌,吁出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如今还是将精神放在北舟一事上更重要些。

     天色渐晚,周炎不知自己是如何走回房的,脑子里一直盘旋着夏蘼的那句话:孩子归他,他不会再有自己的孩子,她不会再娶。

     “太女妃,是否要用膳?”瑶雨问道。

     周炎被她叫了好几声,才回过神来,摇摇头,就在瑶雨转身退出去的时候,又将她叫出,“去送点饭菜到书房,殿下可能饿着了。”

     瑶雨应下,再出去。

     他又坐回来,整个屋子里仍旧空荡荡的感觉,这便是他的人生了吗?他才十九,漫长的人生,如何过?周炎望着屋顶,若是有个孩子,那是不是会好过些?

     也许吧。

     临近清明,总是雨纷纷。

     莫雅独自一人走在街上,虚晃着步伐,她刚从酒楼出来,手里还拎着一坛子的酒,仰头猛灌两口。

     昨日皇帝下旨赐婚,她同白茗表白心意,被拒。一旦拒绝,她甚至连反抗赐婚的理由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白茗眼里那抹生疏,她便心生凉意,无法面对,只好在大街上买醉。突然被呛了几口。

     莫雅将酒坛摔在地上,她本该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却被送来大沧成为质女,胆战心惊的过了这么多年,只求回到故国,如今却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买醉?呵,莫雅你真有出息。她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回。

     心中的痛,却停不下来。

     “对不起。”一个路人走过,将她撞到在地,匆忙道歉着,转而没入人群。莫雅只觉得晦气,刚想起身,却发现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个条子:城隍庙见。不一会儿,字迹便让绵绵而下的雨丝染花了。

     莫雅艰难的爬起来,扶着旁边的树稍微休息了会儿,摸了把脸上的雨水,如今有谁还想拉她过去?

     喝多了酒的莫雅,只觉得一想事儿脑子疼,拍了拍头,果然酒后误事,叫了辆马车便往城隍庙去了,反正她……呵,孑然一身,怕什么。

     因着雨丝的缘故,天黑的很早,待莫雅到时,往日傍晚日头还吊在西边的时辰,如今已经黑了,她喝多了些,下车时有些难受,只见不远处似乎有个人站在那儿,没走两步,她先到旁边吐了一会儿。

     半响,才走过去。来人披着风衣,连帽子都戴上了,看不清脸,甚至还是背对着莫雅的。她擦了擦嘴角,“何人,何事?”

     “合作,与你。”来人说道,听着她的声音,莫雅的酒意去了三分,寻思片刻后,问:“为何?”

     “难不成,你不想回去了?”

     莫雅:“你又能如何?”

     那人缓缓地转过脸来,凑到她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莫雅脸色白了许多,听到最后眉头紧皱,而那人却似乎不在意,只拍着她的肩膀道:“好好考虑清楚,也许你能得到更多。”转身上了马车。

     雨,渐渐地下大起来,车夫在不远处喊着:“姑娘,你可还回去啊?”

     “回去。”莫雅淋了点雨,将最后那点酒意也给淋没了,她一个转身,大步走去,跃上马车。

     既然,无可留,那便痛快走。

     莫雅深呼吸一口气,狠狠地抓着马车壁,连指甲断了都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