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第八章

     入夜,晚风习习。

     夏蘼吃过饭在庭院里来回走动消食,末了她走过芍药和玫瑰的房间,扒在门边朝里探头问:“你在玩什么?”

     屋子里点着蜡烛,玫瑰的脸就映在昏暗的烛光中,显得格外柔和,她放下手中的笔,朝门边的人笑了笑,“芍药出去了,我绣荷包呢。”

     骗鬼呢!(╯‵□′)╯︵┻━┻

     夏蘼眼巴巴的望着她,一蹦一跳的走进来,抓着她的衣袖说:“我们来玩?”

     玫瑰看着她,直勾勾的看着,忽儿笑了,伸手捏了捏夏蘼的脸颊,“那么我们玩躲猫猫好不好?我去躲,你来找好不好?”说话间,她脑袋上那血槽值闪的很明显,夏蘼点点头。

     等着玫瑰拿着手里的信匆匆出去以后,夏蘼慢悠悠的爬上她之前坐过的位置上,拿过信签纸来对着烛光左瞧瞧右看看,可惜没有现代那种拿笔写过的痕迹。夏蘼晃着两条小短腿,哼着小曲,丝毫没去找人的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后,赵嬷嬷押着玫瑰进来了,只见她脸颊两边被打的通红,嘴角流着血。夏蘼扭过头来,晃着两条小腿,朝她一笑,“你打算躲到翊乾宫外去么?”

     跪在地上的玫瑰挣扎了会儿,也不求饶,连狡辩都没有一句,硬着脖子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夏蘼朝赵嬷嬷使个眼色,赵嬷嬷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左右开弓又是扇了十几个巴掌,打的她满嘴是血。为了避免被吐一口,夏蘼站远了些。

     夏蘼更加确定那血槽值就是杀人值,越想杀她的指数越高,之前那个太监就有六十五,而玫瑰有七十了。

     她看着地上的人,一句杀人的话很简单,可是如鲠在喉,始终有些难受。夏蘼深呼吸几口气,握紧的拳头又松了,“处理掉吧。”

     赵嬷嬷看了她一眼,应声是,揪着人带下去了。

     不一会儿后,白茗走过来,站到她跟前,看了看,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就像是……在安慰她一样。夏蘼抬头望着她,白茗那双眼睛里满是了干净。

     白茗:“要吃点藕粉么?”

     夏蘼:……果然感动什么的超不过三秒。

     下一秒,白茗伸手轻轻地抱了抱夏蘼,“主子总有一天要长大,去看这个世界。所以,不要难过,也不要伤心,艰难的是走过去的路,甘甜的是将来。”

     “这话谁教你的?”

     “我父姨。”白茗顿了顿,“我亲爹。”

     白茗松开了手,静静地站在边上了,似乎在等夏蘼的吩咐。后者吞吐几口大气,转过头来说:“追到她去哪儿了么?”

     “没有,她拿着信出去以后,一直在走小路,有很多分叉口,去哪儿都有可能,所以我们先下手了。”白茗解释道。

     一开始,她们就设计好,由赵嬷嬷叫开芍药,剩下玫瑰。她看了看玫瑰的那份字条:有异,不傻,是否速决。“好在你们提前抓了她,不然出去万一遇见别人就不好了。”虽说不知道所传递消息的对方是谁,起码知道这么一回事了。

     她没那么多脑子宫斗啊,只想安安静静的混个太平王爷啊,好难。

     随手将纸条扔到烛火上烧掉,夏蘼说:“我们去看看芍药吧。”转身就走出去了,一路走过小厨房到了后院偏角的柴房,白茗提着灯笼先进去,一照,芍药被捆的死死地扔在地上,蓬头垢面。

     她看见夏蘼进来,眼睛瞪得老大,眼眸里尽是害怕,只是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她像个人形大蛹,想要朝夏蘼蠕动过去。结果还没两步被白茗重重地踢了一脚,顿时哀鸣声起,缩在原地不动了。

     她比玫瑰好多了,最起码除了绑她的时候稍微吃了点苦,没人揍她。唔,除了刚才那脚。

     夏蘼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像是换了个人似地,神色冷漠,“玫瑰死了,你要步她后尘吗?”

     芍药微微抬起上半个身子,听了这话,连忙摇头。嘴里呜呜的似乎想要说什么,白茗看向夏蘼,以眼神询问。

     “之前西格殿里伺候的樱桃也死了,悄无声息没人知道。”夏蘼木着一张娃娃脸,然而这时谁都感觉到了那种震慑,“要不,我拿混子从你喉咙穿过一直到……”她缓缓地从芍药的头,看向她的下半身去。

     “到你是屁股后……怎么样?”夏蘼问道,顺便朝她露出一个俏皮的笑,衬着昏黄的烛光,任谁看了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芍药只剩下拼命的摇头了。

     夏蘼转身出去了,白茗也提着灯出去,整个柴房又暗下来,芍药惶恐的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看见那扇门将外面的月光,白茗手里的烛光,全部隔绝起来。很清脆的一道落锁的声音,却掷地有声的扣在她心头。

     走了老远以后,夏蘼回头看看,确定应该听不见了,凑到白茗耳边,轻轻地问:“这样说,凶不凶?有木有效果?”

     白茗被她问的有点想笑,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嗯,挺凶的,尤其是那什么棍子,肯定有效果。”

     夏蘼松一口气,算了,那些穿越宫斗的姑娘们都会先来这么一招,叫下马威,来震慑下屋子里的人,免得被反水了。虽然不知道在她这里管不管用,先试试嘛,反正不要钱。能这么干,还是因为看在芍药没有那杀心值的份上。

     话说,也不知道这个外挂好不好用。

     回去以后的夏蘼,问白茗,“你刚才说的藕粉呢?”

     “你要吃?”

     “不吃问你干嘛?”夏蘼反问。于是白茗又准备转身出去,刚抬脚走了一步,“等嬷嬷回来吧。”

     “为什么?”

     白茗:……

     “我是你的陪读,得陪着你。”白茗解释说,最后在夏蘼那种‘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的眼神下,她叹一口气说:“我担心你。”

     最后两人在屋子里玩小蜜蜂。

     又过了几日,进入四月。

     芍药被放了出来,一出来就跪在夏蘼跟前表忠心,哭着喊着自己生是她的人,死的她的鬼。夏蘼坐在那儿听听就算了,也没真打算信,就让她下去了。

     “主子放心,我会看着的。”赵嬷嬷在夏蘼身边说着。

     午饭后,白茗在院子里练剑,宫内不许带兵器,所以她手里拿的是棍子,还是夏蘼非得在把柄处刻上洞庭湖三个字的棍子。白茗曾问了下那是什么湖,夏蘼说那是人的灵魂。

     白茗握着那棍子看了很久,人的灵魂么?一点点摸过那被刻的扭七歪八的字,白茗慎重的握紧了它。自那以后,她每日都挥着这棍子练习。

     午睡醒来的夏蘼,迷迷糊糊的出来就看见白茗,她倚在门边打了个哈欠,“白茗,你不累么?”如果没记错的话,她还没睡前,白茗就开始练习了。

     直到夏蘼喊她,这才停下来,走到夏蘼跟前的回廊上,早就准备好了热茶放着,等这个时候刚好是温的,不凉也不烫。

     白茗倒了杯茶递给她,“今儿主子怎么自个儿醒了?热么?”

     “养成习惯了,到点就醒了,嬷嬷呢?”夏蘼坐在回廊边,喝了一口茶,四处不见赵嬷嬷,平日

     里她总是围在自己身边转,最近两天怎么不常见了?“昨儿午睡醒了,也没见她,她很多活么?”

     “不晓得。”白茗摇摇头,“兴许吧。”白茗除了陪主子以外,就是自己把自己的衣服洗了,自己房间自己打扫。别的活,基本上不干,而且她人也不大,干不了什么重活,偶尔赵嬷嬷喊她帮忙缝点什么,或者下小灶时打个下手什么的是有的。

     其余的,多数是芍药和赵嬷嬷,还有吉祥。

     这么一算,西格殿里人少的可怜。白茗如此想着,说:“统共这么点人,地方虽不大,总归还是多事的,凤后的翊乾宫不是没住人么?主殿偏殿偏阁,都是地儿。”

     夏蘼想了想,一个宫殿里一般有一个主殿东西两个偏殿还有两个偏阁,也是蛮大地方的,就她一个人住着。

     “你嫡父对你好么?”夏蘼又问,平时总是很多问题,倒不是有八卦的兴趣,而是觉得白茗要和自己生活那么久,多少得知道点情况吧?万一以后你想亲近人,结果人家嫡父对她不好,你回头跟人家嫡父的孩子客气上了,她心里肯定不好受的。

     好吧,夏蘼觉得自己有点想多了。

     “一般吧。”白茗说,“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可是他的中立已经代表他站在强的那一边了,所以在他的默认下,别人总是欺负我和我父姨。”

     夏蘼点点头,中立确实是这个意思。

     她放下杯子看着白茗,“那以后,我也不理他们。”

     庭院里两株梨花树开了,微风拂过,带着如雪的花瓣四处飞舞,她就在那样的背景下看见白茗笑了。在听见她的话后,白茗眉眼一弯,笑了。

     说不出美,看的夏蘼痴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