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14
    第五十九章

     太女的册封典礼和大婚放在一起,都是二月十五,据说是个千载难逢的黄道吉日。夏蘼最近上朝都巴不得隐身了,对于别人主动来打招呼的一律微笑,对于别人的问题不想回答的一律点头。

     哼,看你能说我什么?不懂礼?我这不是对你礼貌性的微笑了吗?不通情?哪有啊,我还是搭理你了呢。

     一时间,大家纷纷摇头,以前没觉得这二殿下竟然这般滑头,一溜就没了。

     不过下了朝,夏蘼基本上被女帝留下来,临时抱佛脚般的教她很多东西,关于如何作一个合格的太女之类的问题。许久没拿起书本背书的夏蘼,又不得不扑到书海里,提起毛笔的时候都习惯性的看看边上,只是……白茗不在身边。

     夏蘼的字,写的中规中矩,算不上好,却也不能说差,女帝见她对政事的见解也算独特,好比富国强兵,先要有钱这种理论。女帝又同她讲了些时政内容,及处理方案,直至天黑,留过饭,才让她回去。

     一出了宫门,夏蘼捏了捏鼻子,有些困,刚准备进马车,瞧见莫雅从马车上下来,随后白茗也从她的马车上下来,莫雅还伸手牵白茗,虽然没牵到手白茗自己跳下来了,但是看在夏蘼眼里,就两个字:不爽!

     莫雅也没在意,抽回手,却见白茗站在原地,顺着她的视线回头一看,竟然是夏蘼。莫雅心里有些酸,不知怎么想的,突然回过身替白茗整理了下衣襟,“走吧,我们去打个招呼。”说罢,她拉了下白茗的手,很快就松开了。

     一切,都看在夏蘼眼里!

     “参见太女殿下。”莫雅行了礼,回头朝白茗说道:“白茗,还不过来恭贺下太女殿下,不日将大婚。”

     夏蘼眉梢一挑,面对她的话点点头,“也恭喜你,得到召见你国使者的机会。”她瞥眼看了下白茗,暗自咬牙。刚才莫雅要牵小白的手,还帮小白整理衣襟,还有这等熟稔的语调说话,回头一定要好好地审问白茗怎么回事!

     “到时候讨一杯喜酒吃吃。”莫雅跟夏蘼道别后,直径进了宫,白茗路过夏蘼身边的时候,手指头轻轻地勾了勾她的手,很快就松开了。

     夏蘼舔了舔嘴角,半眯着看了她的背影一眼,转身进入马车。莫雅估计也就是为了谢恩而进宫,去哪儿都带着白茗……她边想着边同车夫说,“去庆国公府。”

     去干嘛?当然是去刷存在感的,很多事不必她亲自出面,只要是打着她的名头就可以了,车夫将礼品送入庆国公门房后,很快就回来了。“主子,办好了。”

     夏蘼嗯了声,让她打道回府,她甚至连面都未露。

     周炎正在屋子里看书,听见屋外一阵骚动,微微皱了皱眉,转头对着丫头说:“去看看怎么回事?”

     很快丫头回来了,一脸笑意,“小少爷,听说是太女殿下送来了不少礼品,估计啊,是送给你的呢。”

     周炎转头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呢?”

     “不是我说的,是她们说的。”丫头吐吐舌头,站在他边上,见他虽然低着头看书,可是好一会儿书都没翻页,她也就是偷偷笑笑,见她主子有些心不在焉,立马提议:“要不,主子去花园里散散步?”

     结果,她被周炎瞪了一眼。

     好半天之后,周炎问道:“那,太女现在人呢?”

     “走了。”丫头说道,看见他有些失落的脸,赶紧说:“再有半个月就是你们大婚的日子了,肯定得避避嫌啊,一般都不见面了的。”

     周炎又瞪了她一眼,“谁说我想见她了,胡说。”

     “是是,奴婢胡说的。”丫头笑着承认,“对了,下午会送婚服过来,小少爷试试合不合身,若是哪儿不好还能再改改。”

     周炎点点头,可他知道内务府拿出来的东西,尤其是太女大婚用的怎么可能会出错呢?难不成是嫌脑袋过的太舒服了?他不由得又想起昨儿父亲特意喊他过去说话,让他一定要大方得体,哪怕不能得太女殿下的心,也要得她的尊重。

     他身为皇上钦点的太女妃,只要他不糊涂,哪怕不得宠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周炎低下头,可是谁人不想得自己另一半的宠爱呢?他也偷偷幻想过太女是他的那个良人,该多好。

     他转眼看了那件挂起来的白衣一眼,垂下眼帘,到底是谁那么幸运得了太女的心?

     过了不久,下人拿着些丝绸,珠宝进来,“小少爷,这是太女殿下送来的,老爷让送过来。”

     周炎点点头,倒是身边的丫头先说:“为什么都是这些珠宝首饰,绫罗绸缎,太普通了吧?”她吐吐舌头,连忙补救道:“不过,一看就是上等货,可见她对小少爷也是用心良苦的。”

     “就是你知道的多。”周炎看了她一眼,再看了看那些东西,“登记了收起来吧。”这下子,他没什么看书的心情了,躺在榻上浅眠,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迷迷糊糊间被庆国公叫过去说说话。

     而另一边成亲的主角夏蘼,却对自己的婚事不是很上心,太女府也由原先女帝住过的太女府稍微修葺改善了些,在二月初的时候完成了。夏蘼正张罗着赵嬷嬷商量搬家的事情呢,“登记造册的东西,一定要清点好。”

     也好借此机会把库存盘点下,省的有什么都拎不清。

     “主子,这儿有我们呢,你先去歇着吧。”赵嬷嬷劝道,“新府那边也有人去打扫过了,要不主子先去那边也行。”

     夏蘼想起来,太女府在皇城边,也就是离这儿有四五条街的距离,那以后见白茗岂不是麻烦了?不过,功夫不怕有心人,想见还是能见的。“那我先出去转转,你们整理。”她带着几个人,出门遛弯去了。

     逛来逛去,还是去了她的书斋:忆白轩。

     “二娘,你可来了。”

     夏蘼刚进了书斋,就听见有人喊她,当初在这里的时候,她可只说了自己在家行二,也不知道这些人的脑子是怎么回事,就直接管她叫二娘了,艾玛,要是不知道的会不会误以为她是别人的小妈?

     啊,不不,应该不会,这是女尊世界,要是叫二爹那倒是可能是谁家的小侍郎呢,就是跟小妾一个意思。

     “平言今儿这般急躁是为何?”夏蘼笑着问道,边说边揽着她的肩头一起走进去,不光是她,还有易含秀,胡丽珍等人,夏蘼瞧着她们都在这儿,“咦,你们今儿怎么这么整齐?往日,可是很难得一聚的。”

     “忙着科举,自然相聚的少。”易含秀看向夏蘼,“莫说我们,二娘你最近也很少见啊,前些日子听说你带了个小哥儿来这儿……”她朝众人抛个眼神,大家不由得取闹起夏蘼来,非得让她说个明白。

     夏蘼被闹的,只好佯装很是无奈的模样,大大方方的说道:“被你们瞧见了啊,这不,家里给定了门亲,就在这个月中旬,哎。”

     “这可是好事,有人体贴有人关心。”胡丽珍也跟着来凑热闹,平日里也不见她说这么多话。

     “要我说啊,二娘肯定是觉得外面花花世界还没玩够呢,不想那么早成亲。”易含秀笑着说道,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就差没嚷着要见那位未来的夫君了。夏蘼连连摇头,三个女人一台戏,上哪儿都一样。

     “行了行了,最近书斋里来了不少好书,咱们还是别扯这些了。”夏蘼让掌柜的拿目录来,笑言:“含秀啊,这儿来了不少风月话本,听说都是热门书生写的。”

     “知我者二娘也。”易含秀指指她,笑的很开怀,她家算是制灯起家,后随圣宗,也就是夏蘼她娘的娘迁都时来到了上京城,成为最早一批人,做生意有道,渐渐地就成了皇商,不光是官场有人,后来听说黑·道上也涉及点,最后嘛,自然是希望洗白,有个当官的子孙,所以从易含秀这代起,努力培养成读书人。

     然而,易含秀觉得每每让她读书,还不如看些话本来的好,尤其是香·艳·风·流类型的,她更喜欢些。

     她来忆白轩也不过是听闻这里是上京城内最大的书斋,所以……她是来找那些不能在家看的话本。

     “你说,这成亲夜基本上都会给夫妻俩看那什么图,那我平日里先看了,有什么关系呢,对吧?”易含秀如是说。

     夏蘼摇摇头,“你家不都有好几门侍郎了吗?回家自己去实践实践,干嘛还看那玩意儿?”

     胡丽珍听后淡淡一笑,“她家起码四门侍郎,每日一回,估计都被她老娘打出门来。”

     易含秀瞪了眼,转头看向钱平言,“钱姐姐是我们年纪最大的,可是成亲生子了?”

     “家里也定过一门亲,待这回科举后,也要成亲了。”钱平言是北舟人,离这儿也不算远,说起家里那门亲事,仿佛脸上就写着:我很幸福几个字。看的易含秀直呼酸掉牙了,而夏蘼却是看见羡慕。

     她也想娶了小白,那她肯定也是这般幸福的表情,只是可惜……她娶了别人。也不知道白茗现在做什么,心里是否难受?

     华灯初上,折腾了一下午的众人,都说到时候要来她府上讨杯喜酒吃,夏蘼微笑颔首,全部应下,根本不怕她们不来,只是科举在前,她也知道估计就易含秀会出来闹腾,其他人最多都是送上礼,便闭门读书了。

     反正,出题的又不是她,跟几个读书人吃吃饭,诗词歌赋完全是没问题的。出了书斋,夏蘼刚准备走,车夫提醒她:“主子,咱们搬家了,不往那边去了。”她这才回过神来,叹一口气,走两步,才转身上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