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18
    第三十六章

     宿醉醒来的夏蘼头疼不已,刚起身差点又跌回床上,估摸着她差不多醒来的白茗推开门,“主子?”她疾步而来,扶着夏蘼。

     “感觉好恶心啊。”夏蘼有些无力的靠在她身上,捂着肚子。

     白茗端着解酒汤来的,闻言笑笑,把碗凑到她跟前,“主子,这是解酒的,喝了会舒服点。”她看着夏蘼喝光了以后,才说:“云梦楼里那位女子,凌晨的时候来敲门了。”

     夏蘼随手擦了把嘴,“可有说什么?”

     “她说要见主子才说。”

     稍作休息的夏蘼,让人来伺候洗漱,顺便用了早饭这才去见她。这时天才微微亮,夏蘼看了看怀表,方是五点四十。

     进了客厅后,女子手捧一杯茶安静的坐在那儿,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听见推门声,她反射性的抬头看了看,见是夏蘼进来,她立马站了起来。

     对此,夏蘼倒是没说什么,径直走到上座位上,“想好了就说吧。”

     那女子转头看了眼白茗,颇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说:“王爷大恩,结草衔环定当报答。”

     夏蘼沉默片刻,才道:“这董明洁无法无天是该教训教训,不过……”她尾音上扬,挑眉笑看她,“不过董家是皇亲国戚,不好动。”

     女子微微颤了颤,“那……就没有办法了吗?”

     “也不是,历来都说公主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是……”夏蘼看向她,一字一顿的说:“那得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状告的事情。”

     女子立马跪地,“我愿意状告那董明洁,还求王爷指点。”

     “你叫什么名字?”

     “民女孟妍。”

     夏蘼让人给她腾了个房间,先住下,随便将她的身世都打听清楚了。她本是常山县的县官之女,因机缘巧合来上京游玩,却不想在城外客栈住宿时遇见董明洁,遭她强行带走,就安置在上京城西的一个老宅里,日日欺凌。孟妍尝试逃跑数次,都被抓回,换来的更是各种毒打虐待,后来还划了她脸一刀,让她没脸出去见人。

     就在前不久,不知为何董明洁家中得知此事,关了董明洁几日,她才得以跑出去,谎称遇见山贼才能在云梦楼安歇,当个厨子,没想董明洁又找上门来,后面的事情夏蘼都知道了。

     听完阿辰的叙述,她让他下去休息,摸着下巴有些意味不明的看着白茗,被看的人有些不自在,问:“主子,怎么了?”

     “我在想,那董明洁家里已经好几个侍郎了,怎么还不满足?而且……还搞上女人了?”夏蘼冥思苦想了会儿,“女人和女人……可能吗?”

     白茗心里泛起苦涩,勉强一笑,“我也不知。”她倒是想知道能不能……

     “哎呀,坏了坏了……”夏蘼突然跳起来,甚至有些慌张之感,她拉着白茗,急的转了转,“现在我府是已经开了,年纪也成年了,这……皇帝不会给我塞人吧?怎么办?怎么办?”她转了好几圈以后,拉着白茗,“要不,我跟她说我喜欢你,不愿意成亲?不不,她肯定会打死我的。”

     “有什么办法能推迟呢?”夏蘼一心想着这件事情,却让白茗刚高兴了会儿的心思又沉了下去。

     最后,夏蘼还是没想到解决的办法,倒是赵嬷嬷急忙来找她,“主子,宫里来人了说是让你进宫一趟。”

     夏蘼早上就已经换好了朝服,听到这话也只是嗯了声,毕竟都在意料之中,只是刚才那成婚的事情才是她最烦恼的。

     想着摇摇头,她背手而行,白茗跟在她身后,撞上赵嬷嬷询问的眼神,她也只是摇摇头。

     大概真的是事情紧急吧,又或者是女帝不想等太久,来接人的宫女还带着轿子。很快,夏蘼就到了朝堂上,本来成年后封品理论上是能参政的,但是女帝没发话,所以夏蘼就不去了。

     女帝高坐于上,一身明黄色袍子,等夏蘼行完礼后也没急着让她起来,只是说:“听闻,你昨儿在云梦楼打了董家小姐,可有此事?”

     “回皇上的话,臣没动手。”夏蘼说道。

     女帝闻言忍不住轻笑。是啊,她是没亲自动手,让下人去打就可以了,这话说的对,也不对。

     “你……怡亲王,苍天在上,可别昧着良心说话。我那家丫头满口的牙都没了……”董尚书忍不住说道,她看着夏蘼的眼神都恨不得要吃了她似地。

     夏蘼笔直了腰跪在那儿,“正是苍天在上,我夏蘼说的句句属实,我的确没动手。”要是干主子的还得自己动手打人,那得多掉价啊,要下人干嘛的呢?真是一个个都不顶用的。

     “好了,你也起来吧。”女帝说话了,她玩弄着手里的念珠,眼光扫了眼董青语,随后说道:“昨儿入夜,朕这儿送来一封奏折,董爱卿,你好好瞧瞧。”她把奏折转交给轻舞,再由轻舞拿下去递到董青语手中。

     一看,十三条大罪,条条指责董明洁,收受贿赂,买卖官位,私占良田,强抢民夫民女等等……看的她是触目惊心。

     这些事她多少知道些,多数都花钱摆平了,没想到被人又挖出来。她连忙跪下,“皇上,臣愿意带女来同这上书之人对峙,为何这般诛心污蔑,还望皇上明察。”

     “老二,你昨儿说救了人,那人何在?”

     “回母皇,那人正在儿臣府上住着呢。”

     女帝嗯了声,“李萍。”

     “臣在。”

     “这事交给你处理吧,务必将事情查个水落实,还大家一个公道。”

     董青语心下一沉,这李萍以前是她的人,那事情如何全在她掌控之中,可是前几年因着后宫里的事情一出后,李萍已经转投宋国公那边,只怕这事不会善终了。董青语立马盘算着如何才能将事情摆平,最好的办法就是李萍管不了,换个她的人上位。

     一时间,董青语也没心思注意夏蘼那边动静了。

     女帝还留了夏蘼用午膳,满桌的菜,夏蘼坐在边上,女帝坐在上位,待宫女布菜女帝动筷子后,夏蘼才执起筷子来,有条不紊的吃着菜,还得时刻留意女帝的动静,要是她停下了,你也得停下。

     这顿饭吃的相当累。

     “似乎,你从未同朕单独用过膳。”女帝放下筷子,拿方巾擦了擦嘴角,夏蘼也跟着放下筷子了。

     “母皇政务繁忙,儿臣只愿母皇身体健康。”夏蘼说。

     女帝点点头,抬眼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说:“朕年纪大了,日后每月初一,十五,你便进宫来瞧瞧朕吧。”

     夏蘼应下。出宫开府的公主,其实还是能常进宫的,但是多数是去看父妃,而夏蘼她爹死的早,她没人可见,女帝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除了特别规定一定要觐见的日子以外,所以这话也变相是给夏蘼一个宠。

     只是,是祸是福就不知道了。

     吃完饭后,两人没什么话说了,女帝让夏蘼走了,末了等她刚要出门的时候,女帝突然说道:“你出生时,花都开了,朕抱着你出的产房,小小的一团,都不敢用劲儿,眉眼间长得甚是好看,如今……都这么大了。”

     一股子的心酸涌上来,夏蘼分不清那是本尊的伤感还是她的。扶着门框要出去的手,顿了顿,“毕竟母皇登基二十来载了,天下太平,儿臣才得以平安长大。”说罢,夏蘼告辞出去了。

     女帝轻轻地叹口气,轻舞递上茶来,只听女帝说道:“太像了,连那点心气都像。”

     轻舞闻言淡淡地一笑,“定是那位心知圣上的挂念,这才拖个念想。”

     女帝微微闭上眼,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

     而夏蘼纵容手下打了董明洁一事就这么不了了知了,李萍亲自带人去怡亲王府请人,看见早就坐在庭院中喝茶等自己的夏蘼,她脚步停了下来,“二殿下好雅兴,这人下官带走了,殿下大可放心。”

     “素问李尚书公正严明,本王自是放心。”她边说边倒上一杯茶,对李萍做了个请,“早些年,在西格殿,承蒙李父妃私下照顾,这份情,本王至今记得,若是李大人有什么事,本王力所能及之处,定当伸一把手。”

     鬼才知道,夏蘼根本没见那李四儿几面呢,只是对他印象都是真的觉得不错,言行举止间真的可见其家教甚好。

     李萍眼角微微湿润,拿着茶一口饮尽,“多谢王爷还惦记着旧人。”说罢,她大步走出去,只是,这队已经站了,能不能改,由不得她了。

     “白茗,你可想你父亲?”夏蘼问道。

     站在她旁边的白茗垂头,好一会儿后才说:“想。”

     “事情都忙的差不多了,准你回家去看看吧。”夏蘼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只是,自己上点心啊,别又误入别人的圈套了。”

     白茗摇摇头,“在宫外,主子的安全最重要,我不去。”

     “你是不是洒,还有阿辰呢。”

     白茗还是有些不放心,最后夏蘼撵着她走,“行了,别婆婆妈妈的,早去早回,给我带点好吃的回来。”

     她目送着白茗出去,那背影一点点的消失在府外,心说: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