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一起吃饭
    白芷觉得,兴华科技里最好相处的人就是何斌和周诗雨了。因为白芷平时不怎么接触别的部门的人,所以就把他们俩视为自己在兴华科技这里的朋友,尤其是周诗雨,她可喜欢了。当然,美女人人都喜欢,而没有架子不高傲的美女,更是让人无法抗拒。白芷微笑着答应。

     周诗雨走了之后,沈未突然凑过来,白芷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不自觉地就往右边移开一点。

     沈未看她一副小白兔一样受惊的样子,嘴角一弯,说:“收拾收拾,今天准时下班。”

     白芷脸微红地点点头。白芷想,今天一整天的气氛都很好,没有半点不愉快,这大概是她上班以来,过得最顺心的一天了。重点是,沈未跟她讲了很多话,白芷觉得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脑子里还会时不时地会回想沈未下午笑的样子。

     白芷和沈未一起出去的时候,何斌和周诗雨已经在门口等了。白芷其实挺纠结的,因为怕他们仨说一些公司的事情,那她就插不上话也比较尴尬了。

     周诗雨看到白芷出来,就立马拉着白芷站在自己身边,柔声问她:“你从这里回学校要多久?”

     白芷答:“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能到学校。”

     周诗雨哦了一声,然后说:“那就好,不然远的话,我们吃完饭你再回去就太晚了,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白芷这才知道周诗雨问这话的原因,心下有些暖暖的,虽然她认为自己长的很安全。

     沈未一直听着她们这边的动静,何斌看到沈未的眼神方向,也就自然地跟白芷攀上了话:“小丫头是什么学校的?”

     谁知道,何斌问完之后,沈未的眼神立刻就变了,从看白芷时的平静到突然的犀利,因为何斌的称呼,小丫头,带着亲昵,拉近了关系。

     白芷倒是没觉得有什么,而且这样的称呼很正常,笑着回:“我是A大的。”

     然后周诗雨和何斌都同时感叹原来是名牌大学出身,白芷只不好意思笑笑,她这等学渣还是不要多嘴为A大招黑了。

     何斌说要带他们去公司附近的一家东北餐馆,据说味道特别地道。白芷是个纯南方人,也没有去过东北,只是平时也吃过东北菜,尤其是对锅包肉印象特别深刻。酸酸甜甜的夹在口感,又香又脆的,让人回味。

     一路上,是白芷和周诗雨并肩走在前面,沈未和何斌走在后面。沈未跟何斌交谈的时候,眼光时不时地就看着前方,看着白芷的齐肩卷发随着她转头笑而微微摆动,看着她对周诗雨微笑时的侧脸,看着她背着很衬她小清新外表的浅蓝色背包,白芷连走起路来都是轻快的。

     他们找个了四人座的位置,周诗雨坐在里面,白芷坐在过道这里。而沈未明明是走在何斌前面的,却在桌子一边停住了,让何斌先坐进去,然后,自己坐在了白芷的对面。

     白芷其实挺尴尬的,因为让她这么近距离地直视沈未,她还是有些心乱的,所以她的眼神都是闪晃躲避的,尽可能地转朝右边和周诗雨搭话。

     点菜的时候,何斌问沈未和白芷想吃什么。沈未说:“你推荐吧,我不挑的。”白芷是选择恐惧症,也表示都可以。

     沈未把菜单还给何斌后,却问:“白芷,你有什么忌口吗?”

     白芷正和周诗雨说着话,听到自己的名字,反射性地回头,却撞上了沈未直视她的眼神,带着白芷看不懂的深邃。

     白芷呆了呆,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不太能吃辣,但是微辣是可以的。”白芷宿舍三个人都喜欢吃辣,不过为了迁就白芷的口味,所以她们通常出去吃水煮鱼、干锅牛蛙之类的菜都是选择微辣。

     白芷不清楚他们的口味,毕竟是东北菜,白芷不想强撑着说自己什么都能吃,万一太辣她就会吃到流泪,第二天还会长一脸痘痘,所以白芷再不好意思,也说出来了。

     沈未看着白芷为掩饰自己的尴尬而摸摸刘海的样子,只觉得这丫头简直单纯的让人无法直视,不能吃辣就不能吃辣,他们又不会不顾及她,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坦然说出来就行了,而且,沈未他也不可能不去顾及。

     最后,他们四个人点了六个菜,其中,当然包括白芷心水的锅包肉。何斌问沈未要不要喝酒,沈未说:“我不会喝酒。”然后眼神居然下意识地看向白芷。

     白芷听到他不会喝酒的时候也愣住了,现在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实在是很少。白芷不喜欢抽烟的男人,而且她闻到烟味就会咳嗽,特别不舒服。酒倒是无所谓,因为白芷的爸爸也喝酒,其实白芷也会,只不过不常喝,只有朋友聚在一起兴致高的时候才会喝。

     何斌给他们都点了饮料,在等着上菜的过程中,自然免不了交流。首先,就是谈论上海的情况。周诗雨是浙江人,提到上海,止不住地说:“我觉得大都市有一点特别好,他们吃的东西都是归类在不同的街上的,这附近就有一条专门吃龙虾的街。”

     他们都笑了,不愧是吃货。

     沈未说:“上海这边蛮好的,我都想在上海工作了,还离家近。”

     白芷听到这句话,手都不禁抖了一下。

     何斌问:“你不是在东莞吗?”

     沈未解释自己家是安徽的,大学是在广州上学,所以工作就在近一点的东莞,而且当时是正好被浅易东莞分公司留用的。

     白芷没听清楚后来周诗雨问了什么,回过神的时候,只听见沈未手撑着下巴,手指默默鼻梁,略做掩饰地说:“当时被一段感情所牵绊。”

     这么文艺的一句话,白芷这个言情写手都颤了一颤。大概,周诗雨问的是他为什么选择留在广东吧。

     周诗雨继续八卦地问:“那现在呢?”

     白芷不知道是怎么了,鬼使神差地插嘴,笑着说了句:“他都说了是当时了,肯定已经过去了。”但还是不确定,却不敢看沈未的眼睛。

     沈未掖了掖嘴角,只笑笑没说话。

     菜上来了,他们开始吃饭,白芷的心情却不如一开始进来的时候那么好了。她夹菜也比较少,只静静地听他们说话。

     周诗雨注意到白芷的安静和默默吃饭的样子,问:“丫头怎么不吃啊?”

     白芷把头抬起来,还带着飘忽,傻傻地回道:“我在吃呢。”

     沈未和何斌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白芷的身上,白芷更难堪了,眉头皱紧了,想降低存在感。一双筷子夹着一块锅包肉到了白芷的碗里,白芷抬头一看,是沈未,视线对视上的一秒就立即闪避开了。

     沈未收回筷子,调侃地说:“这么瘦就多吃点,不嫌弃我吧?”

     白芷呆呆地摇了摇头,拿起筷子好几次都戳了戳那块锅包肉,然后才夹起来把它放进嘴里。

     周诗雨没看出来这气氛有什么不对劲,又问:“你们俩一会儿地铁坐几号线回去?”

     白芷回:“十号线。”

     沈未说:“我打车回去。”沈未住在浅易公司附近,离这里并不近。

     白芷还咬着锅包肉呢,也没拦住脱口而出的一句:“土豪!”说完才后知后觉地闭上了嘴,她的身份她的关系好像还没有随意到可以开玩笑。

     周诗雨附和着白芷的意见,真的是土豪,每天上下班都打车的人,和每天早晚高峰挤地铁的人,简直是不能比啊。白芷想起每天早上在十号线被挤成狗的样子愤愤地咬着嘴里的肉。

     沈未说:“都是公司的出差福利,可以报销,不用白不用,光是一个月的住宿费就要两万多。”

     “土豪!”这次是周诗雨说的。

     沈未只是笑了笑,说:“出差一个月,应该的,平时出差两三天都可以接受,一个月实在是太久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沈未这几天发现,时间过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慢,他甚至有时候还会希望时间能过得再慢一点。

     吃完饭以后,何斌和周诗雨送他们出去。白芷是要坐地铁的,而沈未这个土豪是要打车。所以沈未先走了,而何斌和周诗雨是要回兴华加班,白芷一个人去地铁站。他们嘱咐她路上一个人小心点,白芷点点头,她往前走的时候,还能依稀看到沈未坐的那辆出租车,直到再也看不见。

     白芷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夏未央打来的。上次她们在大麦网上进行了一场演唱会缺货登记,大麦网给夏未央发了短信说是还有少量余票。夏未央想问问白芷要不要买。白芷一下子心情就又高涨起来:“当然要去看了!快买!”

     那是白芷非常喜欢的一个女子组合,不像其他女子组合的故意性感,矫揉造作,卖萌装可爱,而是十分个性充满魅力的四个女人。

     白芷进地铁站的时候,觉得这一个晚上心情有点起起落落的,说不清楚。夏未央挂掉电话之后,才记起来发短信问她怎么还没回来。白芷说:“刚刚在一起吃饭的,我马上就回来了。”

     夏未央的反应有点大:“一起吃饭?!你和沈未?!”

     白芷扶额:“是四个人,我们和这边的运营经理。”

     夏未央只发了句:“完了完了,白痴你中毒了。”她难道没注意到她的这句“我们”有多暧昧吗?

     白芷刚想问清楚夏未央的意思,就又有一条短信进来:到了吗

     简短的三个字,甚至连问号都没有,而白芷清清楚楚地看到,发信人:沈未H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