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心烦意乱
    白芷整理好情绪,从洗手间回来。沈未看到她眼睛红红的,想必是真的哭过了,他犹豫着想开口,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白芷很想投入,重新开始工作,可是却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想刚刚沈未那张脸、那种表情,总是不自觉地有些抽泣,却一直强忍着。

     可是沈未听见了,白芷时不时就会嗅鼻子的声音,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可是,他刚刚的语气也没有很恶劣,要是换了别人,他早就不在乎地开骂了。

     周玉敏显然也注意到了白芷的不对劲,凑过来轻拍了拍白芷的肩膀,问她:“怎么了?”

     白芷本来就不喜欢在她伤心的时候,有不熟悉的人来问什么事,或者是安慰她。这种时候,她也根本不想说是什么事情,说出来,只会让周玉敏和杨帆看轻她甚至是笑话她。

     沈未却替她回答道:“估计是喝水呛到了还没反应过来。”

     沈未看得出来,白芷和周玉敏相处得不算融洽,要是让周玉敏知道白芷被自己批评了,安慰的话里会夹杂着讽刺也说不准。他不想让白芷去承受这样的目光和话语,所以随口扯了个谎。

     白芷这时候眼泪都卡在眼眶里,抽噎的声音都停止了,呆呆地回头看着沈未。沈未却向她眨眨眼,白芷愣愣的,看不懂他表达的意思。虽然白芷不想说是自己工作上出了差错,被沈未批评了,但是她也不能理解沈未隐瞒的原因。而且,居然会说她喝水呛到了,她刚刚,也是这么对杨帆说的。

     杨帆接话茬说:“对啊,我刚刚在洗手间碰到小芷,她就眼睛红红的,被呛到了一直在流泪。”

     白芷的脸因为哭的缘故本来就偏红,现下都被他们说得更添上了一层红晕。而沈未本来只是替白芷解围顺口胡诌而已,却听到杨帆这么说,想必白芷刚刚是哭了很久,有些心疼,到底是自己太过分了。虽然沈未觉得自己的话并不算重,但是他不知道,被自己在乎的人所批评的感觉,会有多难过。

     这一个下午,白芷和沈未的心情都有点沉沉的。以往每次下班,白芷都是第一个走的,周玉敏加班是正常现象,连带着杨帆也是不会早走的,不过白芷想,照杨帆中午那工作狂的样子,她也不可能主动去提下班这回事。

     沈未今天六点就准时让白芷下班了,白芷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收拾自己的东西,她实在是提不起任何兴致。白芷要走的时候,沈未又吩咐:“路上小心。”

     路上小心?这话沈未以前从来没说过,基本上白芷走的时候,跟他打招呼,他也是淡淡的,今天居然还会跟她说路上小心?难道是打一棍子再给一颗枣?那她宁愿都不要。

     白芷跟周玉敏和杨帆打了招呼,谁知道周玉敏今天居然一反常态,冲着白芷笑道:“嗯,拜拜。”白芷只觉得后背凉凉的,周玉敏这种态度,她反而觉得更不适应,这是代表和好的意思还是其他什么预兆?不过白芷也没精力去想这回事。

     今天下午的事情已经够白芷头疼的了,回到宿舍,大家都不在,不禁有点空虚。宿舍饮水机也没水了,白芷拿着杯子去对面程欣宿舍接水。程欣正对着电脑,看到白芷进来就问她最近实习的情况。白芷明显一副郁郁的样子,索性对程欣倾诉起来。

     程欣安慰她没事,做错了反而是好事。程欣说,她之前做事一向很认真负责,可是她的女上司却渐渐地好像看她不顺眼似的,态度也不好。直到有一次,程欣弄错了文件的数据,被责怪了一番。在那以后,她的女上司反而对她好了起来,还和她一起去喝下午茶。程欣说:“犯了错误反而容易被善待。”

     白芷不禁想起晚上她要走的时候,周玉敏笑着跟她打招呼的样子。她不理解职场上的女强人,不过她也并不在乎周玉敏的想法。说白了,周玉敏跟她根本没关系。她在乎的,是沈未对她的看法。

     沈未说过的,会看她的表现,然后带她一步步地参与到面试环节中,照现在这样看来,她是不是没有机会了?别人怎么看她,她都可以不去在意,可是今天被沈未批评之后,却是前所未有的低落,提不起精神。

     程欣没注意到白芷的出神,还在安慰她不要难过,犯了错改正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太放在心上了。她不知道,白芷现在好像终于感觉到一丝害怕了,害怕自己对沈未投入了太多的关注,害怕自己对沈未已经不再只是崇拜,而多了另一种感情,害怕自己是自作多情,更害怕时间过得太快,转眼就会到四月底,转眼就再也见不到了。

     白芷下班以后,沈未也是频频走神,实在是没办法定心工作,于是收拾着也下班回酒店。他走的时候,杨帆和周玉敏都还在加班。沈未觉得心情也有点烦闷,明明他才是教训人的那一个,怎么他的心情居然也会如此难过,好像被骂被批评的人是他一样。

     沈未无力地躺在床上,摆弄着手机,滑到通讯录,显示着白纸的那一页,犹豫着是该打个电话还是该发条短信呢?不过沈未想起上次发短信的时候,白芷冷淡的反应,有些受挫。专门打电话问她的话,又显得自己过于在乎了。或者,加白芷微信,看看有没有反应?

     白芷经常玩微信,因为室友们都有微信群,高中、初中几个关系要好的同学也都在微信群里聊天,所以白芷的微信是经常很闹腾的,朋友圈她也玩得多。看到通讯录新的朋友那边显示有消息,白芷打开一看,一条添加好友的提醒,名字是:沈未。

     白芷不知道沈未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加她微信,要说有她的微信号,他们俩认识的第一天就有了,但是到现在谁也没加过谁。不过白芷还是点了接受,怎么可能不接受?像白芷这样的人,在沈未走了以后是绝对不会给沈未发短信或是打电话的,可能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有了微信,至少还能经常在朋友圈有些交流。不显刻意,也不带目的。

     沈未没想到刚添加,白芷就同意了好友请求,估计是还在玩手机,看来心情倒不像下午那么难过嘛。微信显示:你已添加了白纸,你们现在可以对话啦!沈未看到这么一句话居然感觉到有点兴奋,从躺着变成了坐了起来,手指在键盘上敲着却不知道该发些什么。而白芷看到对方正在输入这几个字,居然有点紧张,不知道沈未找她什么事情。

     “在干什么?”

     白芷看着这几个字,头都不自觉地往前伸了伸,沈未居然出乎意料地以正常的聊天开头?不是有事才找她的吗?不过白芷还是回:“在反思。”

     沈未在另一端撇撇嘴,她连手机都时刻拿在手上,消息都秒回了,还说自己在反思?不禁笑了出来,他甚至可以想象到白芷翻了翻白眼,然后打出这三个字的样子。沈未只回了三个字:“别装了。”

     白芷更觉得神奇了,他们俩从来没用微信聊过天,只发过一次短信而已。怎么这对话看上去再正常不过了?就像非常好的朋友一样,我装逼,你拆穿。白芷觉得这气氛有些不对头,沈未怎么突然态度反转成这样?

     白芷正经地问:“什么事?”

     沈未额角一抽,他没看出他的语气是要跟她聊天吗?还问什么事?就一定要把他当上司,就一定要有工作上的事情才能找她?可是沈未又不可能回复:“没事就不能找你聊天?”这样太暧昧了,他不喜欢暧昧不清的,要么就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要么就把话说清楚。但是现在,显然还不是时候。

     沈未只有顺着她的话说:“心情好点了吗?”

     白芷拿着手机的手一颤,他也会关心自己吗?所以,他在这个时间加她微信,就只是为了问问她好不好?她可不可以误会?白芷又把这种想法拍回去,沈未怎么可能喜欢上她?东莞美女如云,沈未又不可能没见过,而且沈未是有过恋爱经验的人,他们这才相处了几天?白芷自认为没什么魅力能够让沈未对她刮目相看,相反的,白芷只会不断闯祸,惹他烦而已。

     白芷回:“是我的错,你骂得对,我以后会认真工作不开小差的。”

     沈未看到白芷的回复,真是想一口血喷出来,这丫头怎么就油盐不进?你骂得对?沈未自问,他什么时候骂她了?最多只能算是小小批评了一下,怎么到她那儿就成骂了?

     沈未没反驳,说:“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白芷回复一个字:“嗯。”

     沈未没想到,她连晚安两个字都不回复,有些懵,怎么说,礼貌上都该回复一句晚安吧?沈未不知道,在白芷心里有个小小的执拗,自从有人告诉她,晚安两个字,是“我爱你爱你”首字母的缩写之后,白芷就非常珍惜这两个字,从不轻易说出口。

     每次发出这两个字都会莫名心悸。这只是她的执拗,与旁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