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七绝剑法
    叶凌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大声地对老者喊道:“喂,老头,她说的一点都没错,我便是绝剑山庄叶天的儿子!你自己无知,怎么还迁怒于自己的手下?”

     采依不由得怔住了手中的剑,她惊讶地望着叶凌,没想到他竟然会自己站出来承认,而且还帮她说情。

     听到叶凌的挑衅,那位老者没有生气,反而是阴沉地笑了起来。他望着叶凌说道:“小子,你若是叶天的儿子,这个女人就更得死了!”

     “为何?”叶凌顿时一脸疑惑,他不由得问道:“喂,臭老头,你抓我们来,究竟想做什么?”

     “也罢,反正你们都要死了,就让你们死个明白。”老者突然面容异变,只见他随手一抓,顿时叶凌这边的人群中就有一个人被其吸到了掌上。随即,只听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个人在眨眼间就被老者吸干了血气,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尸体。

     “血煞魔功,原来是血煞教的!”慕冰璇清冷的双眸微微一闪,突然低声地说道。

     “血煞教?”听慕冰璇这么一说,叶凌倒是有点印象,听别人说过,那血煞教是天下第一邪教,实力与绝剑山庄差不多。

     “完了,完了!”

     “救命啊!”

     “……”

     见到老者瞬手之间就吸干了一个人,人群里顿时一阵哀嚎和哭叫,有的人甚至还吓晕了过去。那林宏宇也吓得直哆嗦,他缩着身体,满脸苍白。

     “都明白了吧,我抓你们来无非是想修炼我的血功而已,只要你们的功力越强,对我的增益就会越大!”

     老者狂妄地笑了一会,他望着叶凌,继续说道:“小子,原本我还对你有些期待,可惜你一点功力都没有。我若杀了你,不仅功力得不到精进,而且还会得罪绝剑山庄,明显就不划算嘛。这个女人把你献给我,就是一件蠢事,你说她是不是该死?”

     “好像有点道理,这么说倒是我坑了采依……”听老者这么一说,叶凌觉得似乎也有点道理。

     “算了,还是由我亲自杀了这娘们!”老者冷冷地了说了一声,说话间,他便把掌心对准了受伤的采依。

     顿时空气剧烈震荡,一股强大的力量便吸扯着采依的身体,往老者的方向飞去。任凭采依怎么挣扎,依旧是毫无意义,或许不用多久,她便会成为老者血煞魔功的牺牲品。

     看见采依又陷入了险境,叶凌急忙思考起来,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救她?他感觉采依并不是什么坏人,从她那忧伤的眼睛,便可以知道她一定是有什么苦衷!

     “喂,老头,等等!”情况危急,叶凌立刻望着老者,大声地喊道:“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哦?你认为还有和我交易的筹码吗?杀完了她,你便是第二个!”老者对叶凌不屑一笑,继续施放着他的血功。

     叶凌也不慌乱,他淡然地说道:“难道你就不想要七绝剑法的心法吗?”

     “七绝剑法!”

     老者顿时眼眸一惊,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血功。四周也开始恢复正常,采依立在一旁,她满脸苍白,正虚弱地喘着气。

     “小子,你说的可是真的?”老者还是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你想想我是叶天的独子,怎么可能会没见过七绝剑法?”叶凌假装镇定地说道,其实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七绝剑法,眼下只是缓兵之计而已!

     他继续对老者说道:“只要你不杀我们,我倒是可以考虑告诉你七绝剑法的心法,怎么样,我的价值是不是突然就提高了?你要感谢采依啊,她给了你学习七绝剑法的机会呢!”

     “哈哈,小子你就别骗我了,不然你怎么一点功力都没有!”老者嘲笑道,他还是不相信叶凌的话。

     “老头,你以为七绝剑法那么好学吗?这可是纵横江湖的绝学,没个年月岂能练成!算了,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那就杀了我们吧,也只能怪你和七绝剑法没有缘分啊!”叶凌装作无所谓地说道。

     听了叶凌的话,老者的眼珠微微转动,似乎正在考虑。过了一会,他望着采依说道:“采依,看在这小子的份上我就放过你,你把他押到我的密室来。对了,把那慕冰璇也押过来,听说她是这小子的未过门的妻子,倒是可以利用下!”

     听老者这么一说,叶凌和慕冰璇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不过慕冰璇很快就移开了目光,她目光清冷,似乎不想和叶凌扯上任何瓜葛。

     “是,谢老祖宽宏大量!”采依弯着腰,急忙对着老者说道。

     随后,老者便率先离开了山洞。叶凌和慕冰璇也在采依的押送下,往老者的密室方向走去。叶凌这才发现,原来他们正处在一个很宽敞的地下,里面四通八达,而且各个入口还有很多弟子在把守,看来想要逃出去并不容易!

     “你为什么要帮我?”采依用剑抵着叶凌的后颈,淡淡地问道。

     “你不用在意,我只是自救而已,如果我一无价值,那么第二个死的就会是我!”叶凌平淡地回答道,此时他的目光正望着身旁的慕冰璇,他发现她面容苍白,一副浑身无力的样子。

     “她是中了软骨香,没有三天三夜是不可能恢复气力的!”采依注意到了叶凌的目光,她开口说道。

     叶凌想去扶慕冰璇,可慕冰璇完全就不肯,她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看得让人有些心疼。最后,叶凌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他直接就一把搂住慕冰璇的柔软细腰,将她扶在了自己的身旁。

     “你,你干什么?”慕冰璇那冰清的面庞立刻涌上一抹红晕,她愠怒地对叶凌说道。同时,她的身体也在迅速地向另一边逃离,可惜她并没有多少力气,所以只能任凭叶凌将她牢牢地扶住。

     采依跟在他们两的身后,她看见这一幕,不由得有些无奈。她讽刺叶凌道:“都快死了的人,还不忘了刷流氓!”

     叶凌也不在意,他随口说道:“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扶下她而已,不行吗!”

     “不行!”慕冰璇虽然依偎在叶凌身旁,但还是虚弱地抗议道。她冷冷地督了叶凌一眼,似乎在告诉他,等她恢复了力气,一定会教训他的。

     “喂,你两倒是走快点!”采依见他们二人闹着别扭,急忙扬了扬手中的剑,威胁道。

     叶凌一边走,一边思考着对策,之前用的只是缓兵之计,可接下来该怎么办?一旦被那老头识破他并没有七绝剑法,那么不仅他会死,慕冰璇,还有其他人都会死!

     “采依,你为什么要替那老头办事?他迟早会杀了你的!”叶凌扭过头,疑惑地望着采依说道。

     “少废话,快走!”采依面色冰冷,似乎根本就不想理睬叶凌,她用剑逼迫着他们不断往前走去。

     “走这边!”

     “好,我走,我走!”叶凌一阵无奈,他搀扶着慕冰璇,无奈地向前走去。

     大约走了一会,叶凌便看见了光亮,是那洞穴的出口。他立刻就明白了,原来采依这是要放他们离去,他急忙说道:“采依,原来你……”

     “嘘,别说话,他们要过来了。”采依突然示意道。

     在出口的两边,正站着几位持剑的男子,他们看见采依押着叶凌二人走了过来,顿时就走上来问道:“采依护法,你这是要出去吗?”

     “老祖让我把这二人带出去处决了,你们赶紧让开!”采依望着那说话的男子,冷冷地命令道。

     “可是老祖刚才传令过,你今天哪都不能去!”门口的守卫立刻都拿起手中的剑,执意不让采依通过。

     “哼,就凭你们也敢拦我!”采依面露不屑,虽然她之前受了老者一掌,但是对付这些喽啰还是绰绰有余。

     顿时,门口一阵刀光剑影,采依手起剑落,轻而易举地就消灭了那些守卫。

     “你们赶紧逃吧!”采依收起手中的剑,对叶凌和慕冰璇说道。

     “可是你呢?你放走了我们,那老头肯定会杀了你的!”叶凌担心地望着采依问道。

     采依双眸闪烁,目光中透着丝丝悲伤,她说道:“我要去和那老头做个了结,他叫赵庆,是血煞教的五老祖之一。多年前他杀了我的父母,我潜伏在他身旁,就是为了报这杀父之仇!”

     叶凌这才明白采依的苦衷,杀父之仇,的确不共戴天!

     采依双眸望着叶凌,她饱含歉意地说道:“我之所以把你捉来,就是为了想借绝剑山庄的力量来除掉他。我已经事先通知了你的父亲叶天,想必他很快就会来这救你,不过你们还是快点走吧。”

     “我看你们一个也走不了!”一个阴沉的声音突然在洞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