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姑娘,你不是卖艺不卖身吗
    叶凌在侍女的带领下,很快便来到了采依姑娘的闺房内,而那个侍女也识趣的关上门走了。

     “公子,快请坐。”采依手挽青纱,柔情似水地望着叶凌说道。

     “嗯……”叶凌有些失神地望着眼前的采依,这近处一看,她竟然更加的美貌动人,只见她秋水涟漪,一袭青色的抹胸纱裙,尽显娇柔万千。

     见叶凌有些发愣,采依芙尔一笑说道:“公子,你倒是过来坐呀!”

     “哦,好。”叶凌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慌乱无措地坐在了酒桌旁。

     采依坐在一旁,她玉手轻轻拿起酒壶,给叶凌倒了一杯酒,然后问道:“公子风度翩翩,才华卓绝,也不知是哪家人士?”

     “姑娘过奖了,我叫叶凌。”叶凌有些尴尬地回答道。他没有端起桌上的酒杯,因为他已经答应父母了,所以并不打算喝酒。而且嘛,酒后容易乱性,毕竟身边正坐着这么一个绝世尤物!

     听到叶凌的名字,采依美眸微微闪烁,她有些惊讶地说道:“叶凌?公子可是那绝剑山庄叶天的儿子?”

     “正是,莫非采依姑娘也知道绝剑山庄?”叶凌顿时有了兴趣,或许他可以借机了解一些绝剑山庄的信息。

     “敢问这天下还有谁不知道绝剑山庄呢?”采依望着叶凌,轻柔地说道:“绝剑山庄由叶岚所创,也就公子你的爷爷,据说他当年以自创的七绝剑法单挑江湖各大门派,结果无人是他敌手。”

     听了采依的描述,叶凌心中不由得一阵震惊,原来他还有个开挂的爷爷,果然这叶家非比寻常啊!他又向采依问了一些江湖上的问题,采依都细细地告知。

     时间过得很快……

     交谈了一会,采依对叶凌妩媚一笑,柔声说道:“叶公子,你倒是喝酒呀!”

     “姑娘有所不知,小生我不胜酒力,这酒我还是不喝了吧!而且,这天色渐黑,我该回去了。”叶凌急忙站起身告辞道,他担心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估计真的就要夜不归宿了。

     “诶,叶公子,别走啊!”采依突然从身后抱住了叶凌,她娇柔万千地说道。

     “我去,不是说古代的女子都很矜持吗?怎么她会如此主动?”叶凌心中顿时有些惊讶,不过被采依这么一抱,他感觉到自己身后传来了一阵酥软,十分的舒服。

     “公子,别走嘛!”采依继续抱着叶凌,柔情地说道。

     叶凌心中做着激烈的斗争,眼下这种情形不正是背叛吗,毕竟他和慕冰璇才刚有了婚约。可他又一想,在古代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吗?大不了,再娶一个呗!

     “不行!”叶凌想了会,还是推开了身旁的采依,他对她说道:“采依姑娘,你不是卖艺不卖身吗?怎么感觉你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

     采依见自己竟然被男人给推开了,美眉顿时微微一皱,她用玉手托着下巴说道:“咦,是我演得不好,还是你审美太低,竟然不上钩?亏我在酒里下了迷药,可你就是不喝,唉算了,本小姐不玩了!“

     “嗯?”叶凌刚想说话,突然就闻到了一股花香,他双眼一黑,沉沉地倒了下去。

     ……

     “把他弄醒,老祖就快来了!”

     “是!”

     “啪!啪!啪!”

     叶凌感觉自己的脸上被扇了几记耳光,一阵火辣的疼痛感顿时让他睁开了双眸。

     “谁,谁打我?”叶凌睁开迷糊的双眸,便发现一个满脸凶恶的男子正在揪着他的衣服。他刚想发火,却发现自己的手被绳索束缚了起来,他坐在地上,一时难以动弹。

     那个凶恶的男子打醒叶凌后,便放开他,和其他人把守在了一旁。

     “可恶,这是哪里?我不是在采依姑娘的闺房里吗?”叶凌这下才清醒过来,他望着四周,发现自己正被关在一个有些阴暗的山洞里。他的四周还有许多人,都被束缚着手脚,有的还在低声啜泣。

     “我这是被绑架了吗?”叶凌郁闷地自言自语道,这时他发现自己的旁边正坐着一位女子,她身穿白裙,容颜绝冷,而且非常的眼熟。

     “慕冰璇,你怎么也在这里?”叶凌马上就认出了那位女子便是慕冰璇,他发现她的面色却有些苍白,看样子像是受伤了。

     可慕冰璇压根就不理睬叶凌,她闭着双眸,正盘坐在地上恢复气力。

     “难道是因为我昨天去了青楼,所以她生气了?”叶凌见慕冰璇态度冰冷,心中顿时有些无奈。他发现那林宏宇也被抓来了,此时他正坐在旁边,一副软弱无力的样子。

     “你们怎么在这?”叶凌转头向林宏宇问道。

     林宏宇也认出了叶凌,他乏力地说道:“我们昨天在客栈被人下了迷香,现在一点气力都使不上来。”

     叶凌想起自己是着了采依姑娘的道了,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他把视线望向了洞穴的出口,发现那里正守着许多人,他们着装统一,看来是某个组织或者教派。

     这时,从门口外走进来了一行人。为首的是一位面目凶煞的老者,他浑身透着暴戾的血气,那副样子就像是练了什么魔功似的。在他的身后还跟着采依,只见她手中持剑,行为举止也完全和青楼中的不同。

     “喂,采依,你抓我干什么?”叶凌一看见采依,顿时就对她喊了起来。

     采依则面无表情,她指着叶凌的方向,对老者禀告道:“老祖,他便是叶天的儿子叶凌。”

     那老者便望向了叶凌,他眉头微微一皱,说道:“采依,你确定这小子就是绝剑山庄叶天的儿子?”

     “禀告老祖,我已经确定过了,不会错的!”采依弯着腰,恭敬地对老者说道。

     “废物!”老者的面色骤冷,他随手一挥衣袖,顿时就将身旁的采依给震飞到了墙角。

     采依顿时就吐了一口鲜血,她趴在地上,虚弱地说道:“老祖……为什么?”

     “采依,别想骗我,这小子身上一点功力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是那绝剑山庄的少庄主?”老者冷哼一声,阴沉地吩咐道:来人啊,把她给我带下去,对了,你们想怎么处置她都可以!”

     “嘿嘿,谢谢老祖!”顿时几个面目猥琐的手下站了出来,他们一脸淫笑,立刻就朝着采依逼了过去。

     “与其被辱,我宁愿自绝!只可惜大仇未报,我死不瞑目!”采依虚弱地捡起地上的剑,她举剑横于雪白的脖颈之下,便要自绝。

     “等等!”

     叶凌见采依扬剑便要自尽,急忙喊了一声,他怎么舍得那么漂亮的女子死在自己面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