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赌博
    “不好,是那老头追过来了!”采依和叶凌他们不由得警觉了起来,而在下一刻,他们便被一群血煞教弟子给包围了起来。

     “除了那个小子,其他人都给我杀了!”老者缓缓地从拐角处走了出来,他阴狠地命令道。

     “赵庆老贼,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采依冷冷地扫了一眼老者,她走到叶凌身旁,低声地对他说道:“等下我会打开一个缺口,你们就趁机冲出去!”

     “那你呢?”叶凌听采依这么一说,顿时有些担忧地问道。

     采依没有回答,她抽出剑,凌厉地就冲入了那人群之中。手起剑落,她的身旁很快就倒下了许多血煞教的弟子,他们甚至都来不及吃惊,就被一剑刺倒。

     此时慕冰璇也扬起她手中的剑想要帮忙,只可惜她中了软骨香,浑身乏力,一时难以施展。叶凌急忙扶着她,快步地跟在了采依的身后。

     没过多久,采依便为叶凌他们清出了一条血路。看她那轻灵的身法,似乎还游刃有余,也难怪她原先会是赵庆的护法,实力果然不凡!

     一时间,那群血煞教弟子都面面相觑,他们畏怯地望着采依,再也不敢上前。而眼见如此场面,赵庆顿时暴怒起来,他双手一抓,眨眼间就把身旁的两名弟子给吸成了干尸。

     “都是一群废物!”赵庆十分愤怒地吼道,他立刻化作一道血影,凶狠地朝着那毫无防备的采依掠了过去。

     “血煞掌!”

     “采依,小心!”

     眼见老者朝采依扑了过去,叶凌急忙向她喊了一声。不过还是来不及了,采依的后背中了那赵庆一掌,她不由得喷了一口鲜血,然后便倒在了地上。

     “采依!”叶凌关切地望向那倒在地上的采依,她之前就受了伤,现在又再中赵庆一掌,怕是凶多吉少。

     不过采依还是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她横剑挡在了老者的身前,目光中透着决然。她对叶凌和慕冰璇说道:“你们两趁现在……快走吧!”

     “可是……”叶凌明白采依的意思,可他还是无法丢下采依而自己逃命。

     “快走!”采依见叶凌还在犹豫,她坚决地说道:“这是我和这老头的恩怨,与你们无关!”

     “还有,对不起,之前是我利用你了……”

     这时,一旁的赵庆面露杀意,他手掌透着邪戾的血光,突然间就向叶凌他们打了过去:“我看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你们快走啊,再不走就没机会了!”采依见赵庆杀气腾腾地杀了过来,急忙对身后的叶凌喊道。同时,她也立刻扬剑接下了赵庆的掌击,但是那股强大的掌风还是震得她气血翻腾,难以站立。

     形势危急,叶凌虽然不忍,但也不能辜负采依的决意。于是,他一把抱起慕冰璇快步地就往出口跑去。

     “哪里跑?”

     “老贼,看剑!”

     “也罢,我就先杀了你这娘们!”

     ……

     叶凌头也不回,他抱着慕冰璇径直地往洞口外跑去。跑的过程中,他可以感觉到身后并没有人在追自己,很显然那是采依在竭尽全力地保护他们。

     很快,叶凌便跑出了洞穴,不过他怀中的慕冰璇却一直在挣扎,她生气地喊道:“放开我,放开我!堂堂绝剑山庄的少庄主,就知道逃命吗?”

     叶凌自然知道慕冰璇在讽刺自己,可他若是不跑,就只会白白浪费采依的牺牲。这也让他深深感觉到自己的无力,要是自己能从现代带把枪过来就好了!

     “不过眼下,还是赶紧回绝剑山庄搬救兵!”叶凌一边跑,一边想道。

     “哼,等你回到绝剑山庄,这里的人怕是都已经死了!”慕冰璇冰冷的双眸蹬着叶凌,似乎已经猜出了他的心思。

     “那怎么办,怎么办?”叶凌心中焦急地思索着,也不知道采依现在怎么样了?虽说她剑术不凡,但也绝不是那血煞老祖的对手。

     这时,叶凌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或许可以试一试。他注视着怀中的慕冰璇,问道:“慕冰璇,要是你的香毒解了,你打得过那老头吗?”

     慕冰璇美眸微微一闪,她惊讶地望着叶凌问道:“小贼,难道说你有解药?”

     “你先别问我有没有解药,我就问你,倘若你恢复了气力,打不打得过那老头?”叶凌焦急地问道。

     “自然是打得过,我在中迷香前和他交手过一次,他最后落荒而逃了。”慕冰璇淡淡地回忆道。

     听慕冰璇这么一说,叶凌立刻停下了脚步,他把慕冰璇放到了地上,然后从自己怀中掏了一个药瓶。这个药瓶是他昨天在青楼里,徐文峰为了报恩而送给他的,据他当时描述,这里面的药丹可以解除世间大部分的奇毒。

     “这个就是解药?”慕冰璇望着叶凌手中的那个药瓶,好奇的问道。

     “不一定,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而且,它还有可能是毒药。”叶凌望着慕冰璇,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这世间险恶,指不定那徐文峰给了他一粒毒药也是有可能的。

     “什么意思?”听叶凌这么一说,慕冰璇更加疑惑了。

     “这是别人给我的一粒药丹,他跟我说这颗药可以解除世间的大部分奇毒,所以我想用它,来试着解除你身上的软骨香毒。”叶凌犹豫地向慕冰璇解释道,其实这也是一场赌博,只因眼下救人如救火!

     慕冰璇美眸流转,稍微思考了下,然后说道:“把它给我吧!”

     “你确定?”叶凌还是有些犹豫,指不定自己这么一给,就有可能害死自己未过门的妻子。

     “快点,等下那老头追出来,我们一样活不了!”慕冰璇催促道。

     见慕冰璇这么淡然的样子,叶凌不由得有些敬佩她,虽然她总是一脸冰冷,但没想到却是外冷内热,侠义柔情。

     因此,叶凌更不想让慕冰璇冒险,他对她说道:“这个建议是我提出来的,没有理由让你独自承担风险。这样子,这个药丸我先吃一半,要是我没被毒死,你再吃另外一半。”

     “也好,免得我被白白毒死。放心吧,倘若你死了,我会找你父亲来给你收尸的,也不至于让你曝尸荒野!”慕冰璇也不拒绝叶凌的建议,她淡淡地说道。

     “喂喂,我还没吃呢?”叶凌顿时一阵无奈,他小心翼翼地拿出那药瓶中的药丹,然后将其掰成了两半。

     “那么,我要吃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