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决不放过
    人群中的空白,宇智波川的神色有些狰狞和疯狂。

     可恶,可恶,可恶!我是宇智波川,宇智波家族的荣耀,我怎么能再次被他打败!

     “我要把你踩在脚下,奈落黄泉!”宇智波川赤红着眼睛,狂怒的嘶吼道。

     当着所有人的面再一次被奈落黄泉狠狠踢飞,那贱满身体的不是尘土,而是无尽的耻辱。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造成了巨大打击的宇智波川,他的理智渐渐崩塌。

     此刻的他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即是打败奈落黄泉,夺回他曾经失去的荣耀。

     因为巨大的愤怒使得宇智波川的攻击变得无比凶猛,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汹涌的力量。

     但是也变得漏洞百出。

     “啪”

     宇智波川一个右勾拳,带着些微的破风声直奔黄泉的面门。

     “哼”

     黄泉眼神一紧身体急速后摆,在后摆的同时双手一个交叉推手,稳稳格挡住凶猛的拳击。不仅顺势卸去宇智波川的拳劲更是带的他身体向前一冲,一个踉跄。

     战斗任何的小失误都会成为失败的关键,前世打过无数架的黄泉更是深知这一点。

     趁你病要你命。

     抓住机会,黄泉一个重重的转身后摆拳,狠狠的击在宇智波川的后脖颈。受到如此重击的宇智波川眼前一黑,身子向前倒去,重重的扑倒在地上,溅起点点尘土。

     “愤怒对你的实力并没有任何帮助,白痴。”冷漠的看了一眼尘土中的宇智波川,黄泉深深喘息着。

     战斗似乎落下了帷幕…

     拉起连帽衫的帽子,把脸深深的埋进衣领,黄泉淡漠的转身,而面前的人群也自觉的分开一条通道。

     那是他们给予胜利者的一点尊重。

     方才迈开几步,却听到背后传来异响,那是起身的“沙沙”声。

     不死心的家伙吗?

     奈落黄泉没有回头,他不想和这种家伙继续浪费时间,反正不久的将来,他就连仰望他的资格都没有。

     “八,八嘎!我要杀了你,奈落黄泉!”宇智波川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连续两次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奈落黄泉击败完全粉碎他内心的骄傲,他已经癫狂了。

     “巳-未-申-亥-午-寅,火遁?豪火球之术!”双手飞速结印,宇智波川毫不犹豫的使出他现在唯一会的,也是最强的忍术。

     “啊~”

     “快跑!”

     围观人群发现宇智波川竟然在这等人群密集之地动用规模性杀伤忍术,连忙惊呼着四散奔逃。

     他们可不想看场好戏把自己送进医院,甚至丢掉小命。

     听到背后宇智波川疯狂的吼叫,黄泉心里一凉,震惊的回身发现一团巨大而炙热的火球带着能融化钢铁的高温扑面而来。

     炙热的温度甚至微微蜷曲了黄泉前额的碎发,似乎下一秒他就会变成一块人形焦炭。

     直视着巨大的豪火球,黄泉仿佛见到自己前世车祸身死时那冲天而起的火焰,那带给他死亡的火焰。

     “不,我不要在这里死去!我还没有得到改变我命运的力量!”黄泉目叱欲裂,黑漆漆的双眸遍布血丝,在这生死的瞬间一股奇异的力量从黄泉的眼睛深处涌起,疯狂的旋转、凝聚,直至黄泉的眼底蓦然出现两道外人不可见的黄色气流旋涡。

     在旋涡完成的同时黄泉的眼前也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整片天空都染上了一层死寂的苍黄色,一个个人类都如同被X射线透视过一般,骨、肉、甚至跳动的心脏都清晰可见。

     而最大的改变则是当黄泉进入这个境界时他的双眼似乎拥有了一些新的能力…

     “嘭”

     一声烟雾的闷响,黄泉消失不见,而原处却多了一件深蓝色的连帽衫,在空中被飞来的火球击中,然后化成一团火焰。

     “喝”

     千钧一发之际躲过豪火球的黄泉,瞬间欺身来到宇智波川的面前,怒斥一声,左手按住宇智波川的面门,肌肉暴起,像丢垃圾一样把宇智波川狠狠的惯在地上。

     中指屈起,三指屈起下弯,形成单指指虎一般狠狠的击在宇智波川的胸口某处,直打得宇智波川呼吸一滞,全身的力气瞬间散去。

     膝盖下屈,用力地顶在宇智波川的手肘处,使其动弹不得。然后,黄泉抡起双拳对着宇智波川的脸毫不留情的开始蹂躏。

     “砰砰砰”

     那是黄泉拳头打在宇智波川脸颊上发出的闷响,一下又一下。点点鲜血飞溅而出,那是宇智波川的血!

     “黄泉~”

     日向泷雪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担忧的看着骑在宇智波川身上的奈落黄泉。那空洞木然却又冷漠无比的眼睛竟让她这个忍校首席生产生一丝恐惧的寒意。

     这究竟是怎么样一双恐怖的眼睛啊。

     分明木然空洞到极点,可是又偏偏散发出孤寂到亘古的冷漠与无情,直看得人肝胆剧颤。

     “你,你快住手!”

     宇智波川的小伙伴眼看着宇智波川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却只敢怯懦的警告着。很显然黄泉展示出来的实力以及冷漠无情的手段无一不让他们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

     “妈妈,那个人的眼睛好可怕~”一个小男孩看到黄泉木然孤寂的眼神,害怕得一缩脑袋,连忙扑进母亲的怀抱。

     “真是不祥的眼神啊~”

     “就是,难怪他的父母都被他克死了,这么冰冷的眼神,他是死神的使徒吗?”

     围观群众对黄泉冰冷的眼神感到一阵阵的寒意,不断的出口诋毁、嘲讽着。

     肆意的说着无数恶毒的话语,来缓解他们内心的恐惧,即使被中伤的对象只是一个刚刚九岁的男孩!

     这是人性的冷漠。

     “够了,黄泉父母的死和他没有关系!”日向泷雪再也无法忍受人们对黄泉恶意的中伤,愤怒的喊道,但是她一个九岁小丫头说的话又有谁会在意呢?

     即使她是忍校首席,即使她是日向天才。

     听到日向泷雪为了他和人群愤怒的辩驳,黄泉身子一抖,举在空中的拳头也没有继续挥下去。

     片刻,黄泉轻轻闭上眼睛,从被打得神志不清的宇智波川身上站起,也不管地上那渣滓的死活,冷漠的分开人群,不知去向。

     只留下一个孤寂到极点的背影,仿佛被世界隔离。

     倘若所谓的朋友都是这种人的话,那么…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