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九命猫妖5决定
    陆离正躺在床上看书,心里还纳闷小狐狸怎么还不回来?就听见了那声惨叫。

     他忙掀开被下床,刚站起来就抻得伤口一阵刺痛,他伸手一捂顾不上那么多抓起床头的戒尺就往出跑,连鞋子都忘了穿。

     贺新年和萧警司说完话就发现陆尚不见了,四下找了几遍都不见人影,他信步向后门走去,总觉得陆尚要是出去就应该到后面去了。

     陆尚几步跑到前面,就见一轮圆月下一个妖娆的女人站在尖尖的屋脊上,身后像是拖着个不断蠕动的章鱼一样,长着九条尾巴。她单手掐着一个小孩的脖子,那小孩只有四五岁的模样,穿着一身小兔子连体衣,身后拖着一条雪白的大尾巴,正费力的哭嚎着。

     “你这小畜生竟然真的炼化了我的内丹?”九命猫妖不敢置信的看着变成人的小狐狸。

     “呜呜呜,是你说能变成人的吗!”

     “还顶嘴?”说着那猫妖一甩尾巴,九条尾巴中的一条忽然狠狠的抽了那小狐狸一下。

     啊~疼~呜呜呜呜~小狐狸腿短手短根本挣脱不开,被抽了一下,痛的大叫。

     正在这时,凭空出现一道符纸直奔那九命猫妖飞去,陆尚顺着方向一看,顿时惊呆了,那捂着腰侧甩出符纸的人不是陆离是谁?

     师兄?

     贺新年这个时候正好找到这来,听见陆尚这一嗓子就跟着看过去,心里暗暗吃惊,那就是陆离?

     陆离听见这久违的一声师兄也愣住了,抬头一看,果然是陆尚。师兄弟两人还来不及说上一句话,就见陆尚脸色大变,“小心!”

     九命猫妖操纵一条尾巴直奔陆离而去,陆离腰上有伤行动不便被卷了个正着,直接被甩上了半空。陆尚顿时急了,四下一看,就见墙上立着一把竹梯子,当下就抢了左文君手上的一把青铜短剑直接跳了上去。对付这实打实的妖怪,戒尺可不好用,还要真刀真枪才行。

     左文君被抢了剑又见自家少主的掌上明珠被抓赶紧回身吩咐,快去请少主来!

     贺新年看陆尚三步并两步的踩着竹梯子跳上屋顶,这个着急。

     慢点啊,祖宗!

     “把内丹给我吐出来!”九命猫妖伸着尖锐的长指甲就想划开小狐狸的肚子。

     陆离急忙对陆尚喊道:“先救他!”

     陆尚甩出五张符纸先封了九命猫妖的去路,让她没法离开这屋顶,然后顺着窄窄的屋脊跑过去轮剑就砍,那把青铜短剑看上去锈迹斑斑毫不起眼,可带着千年古物所沉淀下来的质感,砍出去呼呼带风,真是剑未到,气势先到。

     九命猫妖不得不躲闪,她见陆尚来势汹汹奔着她身后挂着的人就将陆离甩到前面来挡刀,陆尚瞅准机会见陆离被抛到他身边的时候直接抱住然后另一手抬手就斩。

     噗的一声,鲜血四溅,半截猫尾巴落到地上,九命猫妖疼的浑身毛都炸起来了,但也不敢大声叫,生怕惹来更多萧家的人。陆尚抱着陆离一个站不稳直接从屋顶上滚下来,贺新年忙过去将两人接住,巨大的冲力只将三人撞击的连退好几米才停下。

     “师兄!”陆尚摇晃着陆离的身子。

     “快去救小砚台!”

     陆尚点头将陆离交给贺新年又一次踩着梯子跳上屋顶。

     贺新年将陆离平放在地上,一手揽着他的肩膀,就见他腰侧的衣服上沾了不少的血迹,掀开衣襟一看,只见原本包扎好的纱布被蹭的七零八落的,一部分伤口露在外面,原本已经结疵的伤口再一次裂开,所幸不是很严重。

     萧业庭正在前厅被他叔叔拉着见这个见那个,忽听手下来请立刻就过了来。

     他远远的就看见陆离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立刻就冲到近前,连做梦都想抓到的杀父仇人都顾不上了。

     “陆离?”他将人抢了回来轻声叫道。

     陆离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眼睛就一直盯着屋顶上,和九命猫妖斗在一处的陆尚。

     陆尚摇摇晃晃的踩在窄窄的屋脊上,又要救人又要防着那九条灵活的尾巴抽过来。那猫妖的尾巴又细又长,被抽一下可疼了。幸好他手里的青铜短剑锋利无比,那猫妖很是忌惮。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时间拖得越久情况就对他们越不利。

     左文君见状绕到九命猫妖后面对陆尚比划,他指着自己胸口,要一刀刺穿心脏才能彻底的结果了那猫妖的性命。陆尚会意,他瞥了一眼手中的短剑,只见剑身上刻着三个古篆字,诛心剑。

     呵!这不起眼的短剑还是把神兵利器?他早就听说过诛心剑的大名,传说无论多么厉害的妖怪只要被诛心剑刺中心脏那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

     看来这萧家还真有不少宝贝!

     左文君要是听见这话,一定会摊摊手表示,嗯,我们少主在除妖方面能力薄弱,但是装备上绝对的弥补了这一技术上的不足。

     没办法,他有钱啊!

     萧业庭想先送陆离回房去,但是陆离不肯,抓着他的手臂不让动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一直关切的盯着屋顶上的两人。他有些吃味的横了一眼屋顶上的那个男人,看着和他差不多大,长得还过得去。

     啧!这人到底是谁啊?跑人家屋顶上耍帅!还有旁边这个,分明是来参加宴会的吧?跑这凑什么热闹。萧业庭看向左文君,希望他能给解释下是怎么回事?但是就见他这个平时很会看人眼色的手下,此刻也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屋顶的战局,连眼角余光都没给他。

     萧业庭这个气啊!只好抱紧陆离不松手,管你是谁,反正人现在在他手里。

     小狐狸被九命猫妖掐着脖子,先是被人家在气势上碾压,实力也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一个连四都不会数的小妖怪你还能指望他有多大能耐?

     可这生死之间,他可是卯足了劲的挣扎,小短腿扑腾着,蹬个没完。九命猫妖被他烦的要命一抬手把他高高举起来作势要摔倒地上去。小狐狸急了,情急之下小短腿阴错阳差的蹬到了九命猫妖的脸上。

     就这么一个打岔的功夫被陆尚抓到,他照着九命猫妖胸口甩出青铜短剑,噗的一声轻响,那把短剑直接穿胸而过。九命猫妖只来得及低头看了一眼就一头栽下屋顶。

     啊啊啊~小狐狸一路尖叫着,完蛋了这下岂不是要被压成肉饼了。他闭着眼睛不敢看,可等了好一会也不见落地,他刷的一下睁开眼睛,就见做左文君笑眯眯的脸。

     原来在他掉下来的时候,左文君就已经在下面做好接住他的准备了。这是陆公子的掌上明珠,陆公子是他们少主的掌上明珠,都是明珠,弄坏了那个都赔不起。

     九命猫妖掉在地上,胸前插着那段短剑,怒目圆睁,风一吹转眼就化成了灰飞散在空气中,地上只留下那把锈迹斑斑的短剑。

     任凭你是再厉害的妖怪也逃不过生死二字,终归是命。

     “师兄!”陆尚欢快的叫了一声冲到前面,却被萧业庭的手下给拦住。

     他看着那男人抱着陆离,一脸老子心情不好要杀人的表情瞪着他,就诧异的问道:“你是谁啊?快放开我师兄?”

     萧业庭根本不搭理他,见事情结束,抱着陆离转身就走,九命猫妖虽然不是他亲手所杀,有些遗憾,但眼下也顾不得了。

     陆尚怒了,“你给我站住!”

     萧家众人齐齐的噤声,知道萧业庭身份的人没有一个敢这样跟他说话的。因为萧业庭在外面一直都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都知道他喜怒无常不好惹。

     “小尚!”陆离轻轻叫了一声,陆尚当即硬冲了过去拦在萧业庭面前,萧家的众人想上前去拉他,但被贺新年无声的挡住。

     “师兄?你这是怎么了?”陆尚看着陆离一身的血心疼的问道。

     “没事,受了点伤,是这位萧少爷救了我。”陆离言下之意怕陆尚一时冲动和萧业庭杠上,怎么说他们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本来他就有种进来就出不去的感觉,别再把陆尚也搭这里。

     “好吧!”陆尚领会了陆离的意思,勉强答应跟在萧业庭旁边,眼神满是戒备。

     到了内室,陆尚看萧业庭笨手笨脚的解陆离腰上散乱的绷带就一下子挤到他前面,“我来!”同时将陆离衣服拉了起来,我如花似玉的师兄也是你能看的?

     萧业庭看他这个动作气的直磨牙,贺新年一直在旁边看着,暗自警惕着,以防这位传说中暴戾的少爷突然对陆尚发难。

     “你先出去吧!我要帮我师兄上药。”陆尚像是没看见萧业庭的臭脸似的,转头对贺新年道:“面瘫帮我叫个车,待会咱们带师兄回家。”

     贺新年被那个咱们给取悦了,干脆利落的点头。

     萧业庭终于忍不住了,一脚踹碎一把楠木椅子,吓得小狐狸嗖的一声跳上了床,躲到陆离身后。

     “你们要走可以,但是他不能走。”

     “凭什么呀?我师兄欠你钱啊?”陆尚也来劲了,哪肯把陆离留下?这人简直是恶霸啊?相比之下贺新年不知道比他好多少倍?

     “欠!”

     陆尚刚要还嘴,陆离悄悄的拉了他一把,“小尚,有话好好说,待几天再走也不迟。”陆离向来摸不准萧业庭的脾气,但是也听过他的传闻,他见萧业庭气的眼睛都红了,真怕他会对陆尚动手。

     陆离不是不想回家,他恨不得现在就插上一双翅膀飞回去,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阎王,竟然就被生生的扣在这里不放了!

     “陆师兄欠了你多少钱我们来还,现在是法治社会,也不能因为这个原因扣着人不放。”贺新年直接挡在陆尚前面,重点强调我们两个字。他说的非常明白,我们是一伙哒!人他是一定要带走嗒!

     左文君自打萧业庭踹凳子之前就在门外候着审时度势了。这一看情况不妙,赶紧上前打圆场,“药来了~先给陆公子上药,有话慢慢说。你看,陆公子受了伤,不方便舟车劳顿,先在这养伤。”

     萧业庭面色铁青的直接甩袖子出门,他最生气的不是陆尚他们两个,是陆离,听这人的意思还是要走。他气坏了,别人都打得骂得,可是陆离他舍不得啊!

     左文君看自家少主气的脸都青了,就赶紧跟上。没走两步,萧业庭忽然站住回身就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两天之内必须把那两个人给我处理掉!”

     左文君忙不迭的赶紧站住,生怕撞到自家少主,他摸摸鼻子,处理?您是让我杀人灭口还是毁尸灭迹啊?还处理!

     “少主?少主,我刚才稍微打听了一下,那位是陆公子的师弟,算得上是陆公子唯一的亲人了,您要是……要是把他给处理了,陆公子知道了,不得恨您一辈子啊?”左文君尽量斟酌用词,心说,可听一回劝吧?哪有没登门先把小舅子给得罪的理!

     萧业庭一听恨你一辈子这几个字脸上表情立刻就变了,拳头攥的咯咯响,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要他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带陆离走啊?

     呵呵,左文君干笑几声,小心翼翼的提议道:“少主啊,如果您是真的喜欢陆公子的话,还是别这么做,感情的事不能以硬碰硬。陆公子不是要回家吗?那咱就送他回去啊!”左文君一见萧业庭变脸立刻就口道:“您听我说完啊!您送陆公子回家也不一定就是分开啊,您留在他家不也一样吗?更近一步,还登堂入室了呢!这样不仅顺了陆公子的心意还显得您通情达理,重情重义什么的。是吧?”

     萧业庭听完还真的认真思考上了,他又舍不得对陆离动粗,之前已经害的他受伤,他可不想再有第二次,这个主意不错。

     左文君见萧业庭点头,知道话说到点子上了,就再接再厉的加了一把火,“少主,我说句您不爱听的,陆公子谪仙一样的人物,您这么强留下他,他也不会高兴的。要得到陆公子的心啊,非得他心甘情愿的不可!”

     这话直接说到萧业庭心坎里去了,他是人也要,心也要,缺一不可。

     “那你准备一下。”萧业庭虽然大多时候都是独断专行,可在追妻这件事上他真是没经验,之前已经有些搞砸了,这事他输不起,因此就听了左文君的意见。

     “不过那个姓贺的真是可恶!”萧业庭将贺新年列位头号大敌。

     不过第二天他同样在自己卧室门口遇见同样一脸烦躁的贺新年时,他不怎么客气的直接问道:“你怎么再这?”自打陆离受伤,他的卧室就一直让给了陆离,连他自己都好几天没回来睡了。

     贺新年隔着门不用想都知道里面是什么情景,陆尚一定会像之前抱着他那样抱着陆离,他心里琢磨着要不要给萧业庭打个预防针,免得一会进去又要踹椅子。这人摆明了是喜欢陆离。

     就在他做心理建设的这么一会功夫,萧业庭已经毫不客气的推门进去了,进自己卧室需要什么准备?

     结果,他眼里喷火的眼睁睁的看着陆尚手脚都缠在陆离身上,八爪鱼似的抱着他的陆离睡得十分香甜,还有那只小狐狸,也四仰八叉的窝在两人中间,占尽了便宜。

     岂有此理!他还没抱过呢!

     ……

     纵使万般不愿,萧业庭还是保持了理智,主动送陆离回家。

     陆离颇为惊讶的看着他,竟然真的放他走了?他多少能感觉到萧业庭的意思,之前那么坚决的反对,这会突然同意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陆尚倒是对萧业庭了解不多,以为他终于看清形势识相的放手了,只有贺新年知道,萧业庭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放弃,他在他眼睛里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东西,志在必得。所有人里面,只有小狐狸最高兴了,陆离哥哥去哪他就去哪!

     所以,当萧业庭说送人,一直送到望京堂的时候,陆尚终于怒了,早就说事若反常必有妖!

     就知道这人不会那么好心!

     陆离无奈,他没想到萧业庭真的跟到望京堂来,而且还是一副打算不走的架势。他深深的蹙起眉头……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又是一个案子啦~

     大家都说师兄呆萌

     是有那么一点儿啦!

     师兄外表看着清冷的不食人间烟火,其实是一个很温柔很呆的人~

     满身都是爱啊,正好俺们少主从小就缺爱。